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门《2》
仙门《2》
  天音仙子身上一丝不挂、玉体横陈的香卧在地,胸前一双玉兔贴在地上被压成了扁圆状,凹凸有致的香裸娇躯卧伏在地透着无边诱惑。

  突然间,天音仙子含着肉棒的檀口发出一声闷咳。

  只见一道阴煞之气就像凭空生成般的凝现在天音仙子体内,只瞬间便要炸开将神魂离体的天音仙子生机断绝!

  但就在这时,林苍茫突然按着天音仙子的脑袋,肉杵擦着香唇一阵飞快的抽送,跟着双腿一颤一颤的在天音仙子坛口中缴了械……烫热的精液射入天音仙子的咽喉被咽下,随即消散无踪。

  因担心让不食五谷的天音仙子咽下自己的精液,回来后会有所查觉,林苍茫在将精液射入天音仙子坛口中时,都会先撤去那污物不沾的神通封印。

 ~液自是污物,刚流入天音仙子的咽喉便被神通之力尽数催散,仅余一丝阳气徘回,以往只消片刻便会自行消散。

  但这次却发生了变化。

  那精液消散后释出的阳气,却是猛然朝天音仙子体内那刚刚生出的阴煞之气冲去!林苍茫修为已达筑基后期,一次射精其?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滩刂羝允遣簧伲肽峭鸥崭丈鲋跎分蛔簿故峭橛诰。?br />
  天外太虚,天音仙子只觉受了一掌后神魂一阵恍惚随即凝实,不知自己刚刚因为咽下徒弟的精液而捡回一条命的她奇怪的看着身前无一丝防备的强敌,玉手一挥,宝镜顿时发出数道霞光将那强敌的神魂击的灰飞烟灭!

  弄不清楚便无需多想,天音仙子神魂继续朝玄门只派给她的任务处飞去……

第四章

林苍茫愉悦的轻哼着。

  他双手捧着天音仙子的一双裸足,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一根根指头仿佛最上等的白玉般精致可爱,小小的脚掌柔软而滑腻没一处硬茧,光是捧在手上把玩就让人有射精的冲动。

  不舍的舔了舔那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柔嫩脚指,林苍茫抓着天音仙子的两只小脚,轻轻夹住他下腹的肉棒。

  双脚被徒弟如此淫弄,天音仙子却仍如在梦中般的缓缓呼吸没一丝动静,她的神魂离体至今已整整四十年,自是不可能有丝毫反应。

  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地,冰清的面容上此刻却满是精液,从那微张着的小嘴也可见其中舌齿间白液流动,红润的香唇上更是咬着几根微微卷起的阴毛,看上去说不出的淫靡诱人。

  雪峰、玉手上均是精液横溢,竟似从精液池子里捞出来似的。

  天音仙子此刻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地,赤条条的娇躯上被男人渎弄的痕迹随处可见,唯一干净无污的一双裸足,也正夹着林苍茫的肉棒缓缓套弄。

  「哼……」一声闷哼,大量的精液喷溅在天音仙子那双玉洁的裸足上,五根可爱的指头均沾染上精液,粉色的指甲上秽液滴流……一道黄光闪过,天音仙子原本脏污不堪的身子突然变回冰清玉洁的姿态,撤去天音仙子身上的神通封印,林苍茫唉声叹气的站起身。

  「又要收药草了……」起了身的他却没就此离去,而是弯下腰抱起了赤裸的天音仙子。

  将天音仙子背靠着自己搂在怀内整个抱起,林苍茫一手托起天音仙子修长的玉腿另其抱住膝盖,抵在柔软臀部的肉棒几下挺弄后,竟是刺入了天音仙子那私密之处!

  林苍茫自然不敢当真奸淫。

  他只是将龟头部分插入后也没敢更加深入,便这幺用天音仙子的阴唇套弄自己的肉棒。

  两人的下体轻缓的碰撞磨擦,林苍茫抱着怀中赤裸的天音仙子,走出了大殿禁制。

  穿过大殿禁制到了洞府门口,林苍茫打出一道法诀在药园的禁制上随即踏入,与大殿的仙气飘渺不同,刚一进入药园林苍茫便感到无边的芬芳灵气扑到他脸上,口一张一合间,那被他吸入口中的芳郁灵气竟是凝成了一小团灵液被他咽下。

  只是一口林苍茫便感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爽,此处却是药园中的「内园」。

  外园所种多是需大量消耗的普通灵草,内园所植却是天音仙子费大心神寻来的稀罕灵草,若非对林苍茫足够信任,她也不可能会将内园禁制的进入法诀交给林苍茫。

  为天音仙子如此信任自己再一次感到无比感激,林苍茫搂着天音仙子的身躯坐到了药园边的张木椅上。

  依依不舍的将龟头从天音仙子密处退出,林苍茫犹如摆弄木偶般的将之摆成跪在自己身前的姿势,双腿跨过天音仙子的玉裸的香肩,轻轻用大腿夹住那令他魂牵梦萦的冰玉般容颜后,林苍茫掐着触感细腻的香腮,将他那肉棒直直挺入天音仙子小巧的檀口中。

  腰身摆动着干弄天音仙子的檀口、手上打出一道道的法诀采收药园内灵气充盈的稀有灵草,林苍茫开始了今天的采收工作……「嗖……」当林苍茫第三次将精液射入天音仙子的口中时,手上也打出了一道法诀将最后一株灵草收入百草囊内,抵在天音仙子香舌上的肉棒缓缓抽送,帮助天音仙子无意识的将香腮中含着的精液一口口咽下……「磅……」陡然间,四周一震!

  天音仙子的洞府竟是整个颤动了起来,四?周石壁甚至被震出丝丝裂痕,林苍茫那塞在天音仙子坛口中、本想再来一次的肉棒也被吓的软下……「什幺……」突然四周又是一震,这下巨震后林苍茫只见药园门口的禁制突然大放霞光,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异常。

  洞府门口的禁制……被人轰破了!

  天音仙子曾与他说过,她布下的这「千意化雷阵」并非什幺高深阵法,此阵最大特色便是可以御雷退敌、以及越靠近阵心威力越强,是以门口的禁制一被轰破,丹房、药园、大殿三处禁制顿时威力大增。

  管如此,面对可以轻易轰破门口禁制的敌人,林苍茫也不认为自己有丝毫可能与之匹敌。

  又是一声轰然炸响,林苍茫心下一紧掐动法诀,双目中霞光闪动,突然从一旁石壁上一道霞光亮起与之相印,一时间在林苍茫的目光下四周石壁竟似消失一般!

  此是天音仙子为方便查看药园而布下的特殊禁制,只要用专属的法诀唤出禁制之力,便可藉由禁制看穿石壁探查其他房间的情况。

  林苍茫双目霞光闪动,只一眼便窥见一名浑身黑衣、全身煞气的魔修正双拳闪动着血光不断轰击在大殿的禁制上。

  林苍茫倒吸了一口气,此时的他神魂壮大,只一瞬便想到天音仙子神魂前往天外太虚之事。

  显然,这名魔道修士是想藉由击杀天音仙子的肉身,使其在天外太虚的神魂不攻自灭。

 〈着身下仍口含着自己肉棒的天音仙子那绝色的容颜,林苍茫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我便是死,也要护得师傅肉身的安全!)当下搂着天音仙子香裸的娇躯,闭目凝神调息,只待那魔修突破禁制便与之拼命。

  一道惊天动地的炸响,大殿的禁制被那魔修硬生轰了破,强大的魔压瞬间将大殿内的灵气碾灭,一阵搜索后那魔修面色却是难看异常,那天音仙子的肉身竟不在此处!

  转身遁出大殿,那魔修掌上红光大盛一下重重的轰在药园的禁制之上!

  大殿禁制被破,阵法核心被毁,残余的阵法威能抵御不住那魔修的功法威能顿时被轰碎大半,只消再一拳便能将之破坏。

  然而就在那魔修一拳即将轰落之际,一道剑光突然亮起……仍在调息的林苍茫只觉神魂一阵激荡,一睁开眼,却望见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剑光朝那魔修斩落。

  魔道修士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手刚急急的从怀中取出一件法宝试图抵挡,却在下一瞬间连法宝带人被那无边剑光同时斩灭。

  破碎的洞府大门,齐云宗的掌门……天尘道尊手持着一把通体雪白的长剑,缓缓步入。

 ⊥在林苍茫为那惊天动地的一剑震撼不以时,天尘道尊竟是转头看向他的方向,沉声怒喝:「还不出来!」神魂大骇!

  无边的恐惧贯彻了林苍茫的所有意念,他只觉天尘道尊的这一声怒喝便像是一把无形的大剑,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的一下将他斩成两半!

  「嘶……滋嘶……」心神被夺,浑身冷汗遍布的林苍茫竟是被这一声吓的失禁,仍塞在天音仙子坛口内忘记退出的肉棒,竟就这幺尿了出来……「滋……唔嗯……咕嗯……」天音仙子冰玉般的面容被抵的微微仰起,林苍茫射在她口中的尿液便这幺被一汹一汹咽了下去……呆呆的看着跨下正喝着自己尿水的天音仙子,林苍茫那被斩开的心神突然一阵黑光大亮,只瞬间便修补[全篇]全,比之原先竟是又更加凝实几分。

  抖着大腿将最后几滴?尿液尿在天音仙子口中,林苍茫只觉心神大爽,突然想到什幺望向门口,却看那天尘道尊正执剑与一名看上去似幻非幻、身上气息收敛的没一丝外泄的魔道修士拼斗。

  原来此次刺杀天音仙子,潜入齐云宗的魔修竟有两人!方才一人在明一人在暗,林苍茫才以为只有一人,没想天尘道尊一来却是逼出了那藏着的魔修。

  (还以为被看到自己淫辱师傅……居然还给吓的失禁了。)暗笑了自己一声,林苍茫赶忙起身,将肉棒在天音仙子的香舌上抵弄了两下擦拭干净退出来,急急的从天音仙子赐给他的如意囊取出自己和天音仙子的衣物。

  掌门肯定三两下便会解决那名魔修,到时要是给他看到自己以天音仙子的肉身淫乐,肯定会被真的砍了。

  亵裤、肚兜、雪白的衣衫……强忍着再次淫弄天音仙子的冲动,林苍茫一丝不苟的将两人身上的衣物都穿戴整齐,还取出了一把梳子将天音仙子柔顺长发盘成一个古雅的髻。

  因为担心天音仙子神魂归体时会发现不对,他在整理天音仙子的衣饰上可是下过大苦心的……几下斩灭了这名擅长隐匿和逃命的魔修,天尘道尊看着大殿处那破碎的禁制面色越发难看。

  怎幺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能避过护山大阵,若是天音仙子身殒,对齐云宗可是……「掌门!」正懊恼间,林苍茫的唤声却是令天尘道尊醒转过来。

  「你是天音仙子的徒……」略皱着眉头看向林苍茫,但随即却是看到了林苍茫身旁未受分毫损伤的天音仙子肉身!

  因为发现贼人强攻禁制,于是一咬牙将师傅天音仙子的肉身藏到了药园内……天尘道尊可没有一眼看出天音仙子身躯曾被淫弄渎玩过的神通,只是对于林苍茫保住天音仙子肉身的行为满意万分,绶须间却也注意到了林苍茫的修为。

  「嗯?筑基后期?不错不错……不对,已到能结丹的境界了,你怎幺还不突破?」于是,在天尘道尊离去后,林苍茫入门版的天云诀被换成了[全篇]整版的天云诀。

  第五章

身周凝聚的灵气缓缓散去,林苍茫缓缓的睁开双眼,一道惊人的神光从中射出。

  他已是结丹期修士。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速度,百龄不到结成金丹,除非是高阶修士夺舍又或是服食过什幺天才地宝,否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整个齐云宗上下,结丹期修士也不过百人,他的师傅天音仙子也不过结丹中期修士……或许也是百龄结丹太过不可思议,掌门人才[全篇]全没把他与数十年前大殿上入门的弟子林苍茫联想起来。

  也幸亏掌门人对他没什幺印象,只将其当作门内勤修数百年的低阶弟子,前几日还发过玉简问他是否要自己的洞府,因为出于某种不可说的原因,他自是拒绝了。

  起身走出药园,那次魔修刺杀毁了的禁制已被他重新布下,结丹期的修为和他那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壮大的神念,让林苍茫极其轻易的便学会了「千意化雷阵」的布阵之法。

  穿过禁制走入大殿,看着大殿中央一身雪白的天音仙子,林苍茫正要一如往常的脱下裤子奸淫其口,没想手刚放上腰带,便看天外一道霞光遁入天音仙子头顶。

  「我回来了。」片刻后,天音仙子缓缓睁开美目,轻声说道。

  天外太虚之战终于告了一个段落,神魂回归的天音仙子只是发了个玉简给掌门天尘道尊自己已经归来的消息,便又回到最开始整天修练的作息。

  林苍茫自是回到了洞府外的小屋。

  神魂的壮大,让他轻而易举的便让天音仙子误以为他的修为只是刚入筑基中期,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让他去了。

  在天外太虚的数十年斗法让她的神魂强大不少,当下便宣布要闭关稳固道行。

  回到整天修练的日子不过三日,林苍茫却感到越发难以忍受。

  日夜勤修试图让自己分神却是没一丝进展,只要一闭上眼,天音仙子那冰清玉洁的姿容便会在他脑中浮现……再这样下去一定会疯掉!

  忍耐多日的林苍茫一咬牙,结丹期修士才能学会的神魂离体被他施展出来……天音仙子洞府,大殿内。

  天音仙子静静的盘坐在地,仙子般不容亵渎的姿容透着无比圣洁。

  林苍茫神魂刚刚避过禁制飞入,便看到这张令他日思夜想?的面容,呆呆的凝视了一阵后,突然发现在天音仙子后脑处,一道霞光正不住翻滚灿放。

  「千玄凝意诀……」知晓这是天音仙子在修练法诀,林苍茫心念一动,神魂顿时钻入其中。

  杀!杀!杀!

  无边血气冲天而起,林苍茫刚入其中便是脸色一白,从未经历过这般阵杖的他若非神念作弊似的强大,恐怕一瞬间便会被骇破神魂。

  随即他看到了。

  天音仙子,她一身白衣就这幺静静的站立在那里,林苍茫心念一动随即隐去身形。

  刀、剑、枪……无数带着骇人血气的凶兵朝天音仙子刺去!一旁的林苍茫心神大骇,还不及出手,便看天音仙子那盈盈的身躯在瞬间被无数兵刃乱刀砍死!

  「什……」还不及回神,天音仙子突然间覆又出现在原地,神色仍是如冰清般淡漠,随后又是无数刀剑斩下……这般持续了不知千百次后,四周血气才突然散去。

  她这是在锻炼神魂!

 〈出天音仙子是在做什幺后林苍茫心下一阵大痛,在对天音仙子生出无比怜惜的同时,也对创出「千玄凝意诀」这种功法的人致上万分诅咒……血气散去后,四周突然传出香气。

  那是食物的香气,已经不需凡食许久的林苍茫闻到这味道,一时居然又想起了食物的美味……此念一生顿时心魔大起,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香芳勾馋的美食环绕,煎、炸、烤、蒸……种种细法烹出的无边美味,甚至会让人生出只要能吃上一口便不枉此?生之感……林苍茫轻易的挣脱开来。

  原因无他,在他眼前所化现的,除了粮饼还是粮饼……这可怜的家伙从没看过除了粮饼以外的食物。

  当然不是脑中没有记忆便可轻易破开这幻境,此「饕餮幻境」勾起的是人对于食物最本能的渴求,若非林苍茫神魂强壮无比,就算眼前都是满满的粮饼他也会疯了般的扑上去咬……天音仙子仍是站在原地,只见她神色似是全然无动,然而突然像是看到了什幺勾人的佳肴,细致的咽喉轻轻咽动……随即停下,这一下吞口水的动作被她以大心力克制了下来。

  过了片刻后,食物香气消散无踪。

  林苍茫打了个呵欠,本来便只是想看看天音仙子以一解相思,此刻看过后也该回去了……正想着,林苍茫的脚步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恶鬼。

  无数的面目模糊不清的恶鬼。

  然而与一般恶鬼不同的是,他们跨下均晃悠着根粗硕的肉棒……第一时间查觉到这是什幺幻境的林苍茫急忙回过身,看到的便是被无数恶鬼包在中间的天音仙子。

  她仍是身姿盈盈的俏立在那,一双淡然的美目静静的看着那无数恶鬼。

  然后,便开始了。

  第一只恶鬼扑上前抓住了天音仙子,丑陋的大嘴狠狠的吻在那红润的檀口上吸舔了起来,同时大手用力的撕扯破天音仙子身上雪白的衣衫,又一下轻易的扯去仅存的肚兜后用力的捏在那双饱满的玉兔上。

  林苍茫正在一旁看的心神大震,没想就这一瞬间那恶鬼便已粗暴的一手将天音仙子的亵裤扯下,跨下那根巨硕的阳物竟是狠狠的刺入天音仙子体内!

  「唔……」下体被刺入让天音仙子发出一声闷哼,就这一下间隙便被正在她体内抽送的恶鬼逮到机会将舌头钻入,死死的纠缠住她的香舌舔弄起来。

  雪峰被抓、香舌被吻、巨硕的凶物还在她体内抽送,天音仙子一双美目却仍是淡然一片,仅从那微微飞上粉色的双颊看出一丝羞涩。

  「吼……」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在天音仙子身上骋驰的恶鬼突然浑身一颤一颤的射了精,喷射过后却是浑身化为黑雾消散无踪,只余下被奸污过后的天音仙子和一旁的无数恶鬼……「呜……」低吟着撑起身子,修长的玉腿间精液缓缓流下,玉兔丰盈、霞飞双颊、盈盈不堪一握的柔腻腰身,残破的衣衫遮不住露出的大片春光,无数细密的汗珠淋漓娇躯,雪白的肌肤因为激烈交欢而抹上一层淡淡的粉色更显动人,此刻的天音仙子看上去却是说不出的诱惑迷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