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山大王的压寨夫人
山大王的压寨夫人
 
「大胆!你怎可如此胡闹?」一身明黄的男子怒声吼道,挥手将桌上的琉璃盏打落,琉璃盏落地摔得粉碎。旁边伺候的宫女、太监吓得战战兢兢,双腿软的发抖。圣武王朝的君主是出了名的严厉,虽然不会滥杀无辜,但是如果被他瞪上一眼绝对会寝食难安。

「哼」跪在下面的人一点也没被皇上冷峻面容吓到,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

「怎么?你还有礼了?你平时胡闹怪了,戏耍朝廷大臣,朕知道你有分寸,所以连过问都没有过问,但是这次你胆子大的居然将主意打到维夏国使臣的头上,幸好萧齐阻止的快,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呢。一会儿跟着我去驿站向使臣道歉。」「不要。」男子回答的非常干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皇上怒拍桌子。太监、宫女吓得跪趴在地,高呼: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小王爷撇嘴,再说一遍还是一样,「不要。」

「朕今天杀了你这个孽畜!省的以后闹心。」皇上抽出墙壁上的龙渊剑,挽剑袭向小王爷。小王爷,没得到旨意,自动站起身来,灵巧的躲闪皇上的剑,他虽然敢和皇兄犟嘴,敢和他没大没小,但是君臣之礼不敢忘,因此他只是躲闪不还手。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滚开!」小王爷一脚踢开前面挡路的太监。

「你给朕站住。」皇上追打,如此有些破坏他向来严谨的形象。整个王朝也只有紫伦小王爷敢如此撩拨圣武皇帝了。

太后驾到

太后驾到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伦王爷千岁!

「谁将太后叫来的?」皇上厉声问道。众人躬身不作答。

「怎么?皇儿如此不乐见哀家。」一保养非常好,雍容华贵的妇人漫步进来。

「朕何曾这样说了?」皇上深呼吸压住心头怒火,这时的小王爷早已躲在太后身后了,露出一只眼睛偷瞄皇上。

「母后吉祥。」

「皇儿免礼。皇儿为何要追打伦儿?伦儿所犯何事?」太后轻拍敖紫伦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紫伦戏耍使臣,差点闹出人命。」

「那到底有没有伤亡?」

「无。」皇上语气中隐含淡淡无奈,在太后到来之时他就知道大势已去,今天想教训敖紫伦那是天人说梦,太后素来溺爱长相酷似先皇的皇弟。

「如此,皇儿为何如此狠命追打伦儿,皇儿做的有些过了。」太后微微蹙眉。

「是,母后教训的是。」

「皇儿找伦儿可还有事?」

「无。」

「哀家近些天着实想念伦儿,既然皇儿与伦儿无事相商,那哀家将人带走了。」「恭送母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母后,皇姐唔」小王爷被人捂住嘴。

众人远离正乾殿,太后母仪天下的威势消失无踪,抱紧敖紫伦大呼心疼,「诶哟我的小心肝诶被你皇兄打到没有?」「没有,我又不傻,再说了要是真打皇兄还不见得能打的过我呢。」小王爷尾巴翘上了天。

太后伸手在小王爷身后揪上两把。

「母后你在做什么?」小王爷不解,有些时候太后做事很不按常理。

「哀家在揪你身后的尾巴,翘太高摔疼了可不好。」「母后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闹」小王爷不依的跺跺脚,抱着太后的手撒娇。

「国未破,家未亡,无外忧,没内患,哀家为什么不能闹?」「母后」太后正色,拍了拍他的头说道:「哀家知道你在烦心什么?哀家素来厌恶两国联姻,但是维夏国君态度强硬,必须联姻才会签署两国和平相处,成立友邦的文书。邻国都知道我圣武王朝只有一位公主,凝安公主,而且各国使臣都见过你皇姐,做不得假,你皇姐后天下嫁维夏国君这是既定的事实更改不得。

你也不要再去麻烦你皇兄了,你皇兄是一国之君,大事小事都等着他定夺,不许再去给他添乱。还有伦儿,你自己如此烦心,不想让你皇姐嫁到维夏,但是你问过你皇姐没有?凝尘向来很有主意,说不定她绝的下嫁维夏国君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呢?」「这我倒是没有问皇姐。母后,我不陪你了,我现在就要去公主府,子赛快去帮我备马。」小王爷急急忙忙的走了。

「太后,对您妹妹和凝尘公主您已经仁至义尽,请不要再伤神,保重身体。」一个老嬷嬷劝慰。

「文心我唉回吧。」

摆驾颐和殿

「皇上。」

「何事?」

「小王爷偷溜出京了。」萧齐回答。

「什么?!命人将等等,随他去吧,凝尘出嫁他最是不乐意,出去散散心也好。」「那太后问起?」「照实说。」「伦王爷独自在外要不要微臣加派人手保护?」「呵萧齐连你都看走眼了吗?」皇上放下笔,说道敖紫伦语气微有些轻松,对于敖紫伦皇上的溺爱不下于太后,只是一个扮白脸一个伴红脸而已。

「臣不解,还请皇上指点一二。」

「实话告诉你吧,在朕的几个兄弟当中当属紫伦最聪明,文武奇才,心思缜密。当年父皇有心将皇位传于他,但是紫伦无心于政事所以没有接受。不要看他平时不学无术,一副败家子的样子,那只是表面而已。」。

萧齐微微有些不相信,看来小王爷的纨绔形象深入人心,但是他绝不会质疑皇上的话,「臣受教。」***「主子,我们这是要往哪去啊?」子赛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在车辕上赶车,也不知道主子怎么想的居然买了头驴驾车,太丢人了。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小墨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敖紫伦揭开帘子,在凌子赛头上捶了两下。(小墨,驴的名字)「那个主子,我们可不可以把驴换成马?」「不行!」敖紫伦斩钉截铁,「你是王爷还是我是王爷,我说了让小墨拉车就让小墨拉车,对了!」「怎么了主子?」凭着凌子赛对敖紫伦的了解,他一定是想到了好玩的点子。

「停车。」



敖紫伦将帘子扯下来,扔给凌子赛道:「把这个捂在小墨眼上,弄好之后你也进来。」「是,主子。」这以后去哪里当真全凭小墨摸瞎了。

「阿赫呢?」

「大当家的,阿赫去踩点子了。」王正浩躬身站在王恒身边,狗腿的给他点上旱烟。

「多派几个人照应着点。」

「是。」

「大当家的兄弟们回来了!这票干的非常漂亮,红票勾人的很。」(绑红票指的是绑架姑娘)「哈哈」王恒哈哈大笑迎出去,「兄弟们干的不错,今天晚上为兄弟几个庆祝,兄弟们到时候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大当家的有没有女人啊?」一人大声询问。

「有!一会儿派人将镇上窑子里的女人都弄来。」「噢大当家的万岁万岁」「哈哈哈」「对了,大当家的我们占这个山头也有些年头了,大当家的是不是该给我找个寨主夫人,这样我们这个山寨才算完美。

」阿赫提议。众山寨兄弟响应,寨主夫人寨主夫人寨主夫人「这不是没有遇见中意的吗,老子的婆娘必须是最漂亮的。」「嘿嘿大当家的,你这个愿望今天就能实现。」阿赫笑的猥琐。

「怎么?」王恒豪爽的喝了一大碗酒,询问。

「大当家的,今天绑的这些红票当中有一个美的像天仙似的。」「真的?走,去看看。」王恒将酒坛摔在地上。

「兄弟们!大当家的要去选寨主夫人了」

噢!噢!寨主夫人

寨主夫人众人起哄!笑闹着跟在王恒身后。

「主子,这些土匪如此无礼要不要我去杀了他们?」凌子赛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墨驾车驾到了土匪窝,敖紫伦顺势跟着红票一起被绑了进来。

「不用,闲着也是闲着,陪他们玩玩。呵呵这大红的喜袍我还是第一次穿。」「那粗鲁莽汉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想娶你?哼!」「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子赛你忘了你家王爷最大的爱好了?知道这是什么吗?」敖紫伦拿出一个紫色的瓶子。凌子赛摇头。

「这里面是特级春药,服了此药者我让他爱谁就爱谁?对象是80岁的老婆婆都可以哦。」「还有这个是不举的药。」「这个是腐尸粉。」「这个是化骨丹。」看着面前摆放的小瓶子,凌子赛一阵恶寒。他都忘了王爷最大的爱好是整人,在他面前不管是谁都是吃亏的份。

「这个是呵呵土匪头子期待你的到来。」敖紫伦看着最后拿出来的小白瓶,笑的邪恶。「子赛,退下吧。」「是,主子。」凌子赛急忙离开,他很担心敖紫伦一时兴起拿他做了实验对象,那可就惨了。

敖紫伦在等待王恒的到来时,整个人处于亢奋之中。他的新药终于寻到了合适的实验对象。

吱呀

「娘娘子,我来了。」王恒被山寨兄弟们灌的差不错了,进门都让阿赫扶着进来的。

「大当家的您好好享受,我先走了。嘿嘿」阿赫猥琐的笑了两声离开,走之前自作聪明的在外面将门锁上。

「大当家的终于有媳妇了。」

「娘娘子」挑开新娘盖头,新娘羞怯的低下头。看到新娘这个娇羞样,一股邪火直冲鼠蹊部。

王恒对于面前的女子真是满意的不得了,楚楚动人,明眸皓齿,百媚千娇,温婉可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切的好词都能用到她身上。

「娘子」王恒知道自己是一个大老粗,怕吓着面前娇媚的可人儿,扯扯衣摆不知道该说什么。

敖紫伦站起身,来到桌旁,斟上两杯酒,眨眨眼说道:「喝交杯酒。」敖紫伦的眼睫毛长而上翘,像把小扇子,忽闪忽闪的,眨巴的王恒心花怒放,口干舌燥。

「好。」

敖紫伦见王恒一滴不剩的将酒喝光,笑的邪恶。


敖紫伦见王恒将加料的酒喝完之后,撩起衣袍坐下,动作肆意而潇洒,嘴角噙笑,欣赏王恒接下来的反应。

「好好热」药效很快起作用,王恒全身布满一层薄汗,嘴里咿唔叫热,手下意识的扯着身上的衣物。

「药效不错。」敖紫伦悠闲品茗,兴致高涨的观看别样的脱衣舞。他发现面前的脱衣秀居然比西域来的波斯美女跳脱衣舞更加有看头。

「热热死了好热」王恒身上衣物散乱,有胜于无,修长充满力量的躯体被衣衫半遮半掩,平添几分朦胧诱惑。结实的胸膛因为汗水显得晶晶亮,不时的汗珠会顺着胸肌慢慢的往下滑落,最后消失在腿间的丛林,王恒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阳刚的魅惑,看着看着敖紫伦有些口干舌燥。

「咳想不想要凉的东西?」敖紫伦突然来了兴致,想要开发出他更多的媚态。

「凉??想想要给我」神智不清的回答道。

「不要着急,等一下。」敖紫伦拿出一个小瓶,取出一粒碧绿色的药丸,放入茶水中,药丸入水即溶,不多时茶水变成晶绿色。敖紫伦看着水中的茶水,邪恶的一笑,扬手将茶水泼到王恒身上。

「啊好冰,太舒服了呼」晶绿茶水冰凉,王恒被凉意一击,舒爽的叹息。

「呵呵呵」敖紫伦仔细的盯着王恒的身体,等待着它的变化。

当茶水完全渗入王恒的肌肤后,药效发挥。此药专门刺激人的肌肤,让它呈现欢爱之时的丽色,王恒可能因为经常暴漏在阳光下,肌肤呈现健康的麦色,现时被药一击,他全身则呈现淡淡的粉红,好像涂了一层胭脂一样。这时一股火直通敖子林腿间,那物事立即昂扬了起来,敖紫伦微微蹙眉,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居然如此轻易土崩瓦解。





敖紫伦抽出腰间的鞭子,啪一甩,王恒身上只能起遮羞作用的薄衫碎成布条,胸前也多出两条红痕。敖紫伦本来只是想整治整治这狂傲无知的山贼,没想到他居然对他起了情欲,「哼!」鼻间发出一声冷哼,手微动,鞭子如蛇一般灵活,缠在王恒腰间,用力,王恒整个被扯到敖紫伦跟前。

扔掉鞭子,双手上下揉摸王恒的肌肤,弹性十足手感极好,敖小王爷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主,既然动了情欲,那要便是。也不知是因为药效还是他(王恒)天生如此,王恒敏感极了,仅仅是抚摸皮肤居然起了一层小粒粒,腿也不自主的软到下去,软软的依偎在敖紫伦怀中,半张着红唇呻吟着,眼瞳氤氲。看到这般俊朗高大的男子,露出这样的一面,敖子伦的虚荣心空前满足。

「真是一副敏感的身子,我府上的侍妾不及你十分之一。」敖子伦满意极了。手摸上他的头,将包头用的头巾扯下,黑发如水般顺滑下去,垂在腰间。

摸着王恒绸缎般细滑的发,称赞道:「极好。这次离京真是对极,在山野草莽之间居然有这等绝色。没想到我敖紫伦这生有幸当次伯乐,而你就是那千里马。」将手指从王恒嘴边拿开,小王爷眼瞳幽深,看着眼前的红润唇瓣,心头一热,低头吻住。

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向着艳红的大床走去。将人放到床上,小王爷三两下扯掉自己的衣物,翻身覆在王恒身上,「今儿爷会好好疼你。」看着王恒迷醉的样子,诱人非常,小王爷心中火热。描摹着王恒的眉眼,不知道他清醒的时候又是怎样一番面貌,敖紫伦隐隐有些期待。

压下王恒挣动的手脚,「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对于情事小王爷素来喜欢你情我愿,做爱做的事最厌恶弄得血淋淋。细细安抚躁动的王恒,引领着他步入愉快意境,渐渐深入,直至沉醉。

夜色正浓,小王爷还有大把的时间好好疼爱娶婆娘的山寨王。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山间鸟语花香。

「大当家的起床没有?」阿赫见时辰不早了,王恒还有去大厅,特来询问守在门卫的护卫。

「嘿嘿我看大当家的一时半会拾起不来了。」

阿赫小心眼子多的很,一看便知护卫在笑什么,「激烈吗?」「激烈,非常的激烈,直到四更天声音才降下去。」「好厉害。」阿赫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好好守着,谁来找大当家的都不许叫门,让大当家的自然醒。」「是!」「兄弟」阿赫凑近护卫,眨巴眨巴眼,低语道:「昨晚听的爽吧。」「刚开始挺爽的,后来就不了,欲火高涨啊!」「嘿嘿」阿赫猥琐的笑。

午后,室内。

王恒睁开眼,看着床顶,有些迷茫,昨天他娶亲了,高兴之下被下面的人灌了很多酒,后来被阿赫送进屋,再后来画面模糊。动动身子,「嘶」痛极,尤其腰、大腿内侧、臀间最甚,全身更是酸软无力,好像被碾子碾过一样。

「醒了?」敖紫伦醒得早,一直在旁边研究他。

「你是?」说实在的王恒现在还是有些迷糊。

「昨夜春宵一度,这么快就忘了?」揉摸王恒胸。

「娘娘子」

「呵呵你喊我夫君我更乐意。」

王恒满脸不解。「什么??」

看到他这个样子敖紫伦微微觉得有些可爱,邪恶的一笑道:「呵呵来摸摸」抓起王恒的手,摸向自己的胸及下身。

握着手中的东西,王恒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瞠目结舌。

「哈哈哈」看的敖紫伦大乐。

「你你是男人?!」这个事实太令人难以相信了,王恒缓缓低头看着手中的东西,握了又握,确实是一个挺傲人的物事。他终于知道臀间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那么痛是怎么来的了,王恒虽说是山寨主但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霸王。

但是、但是只是一个晚上而已怎么娇娇娘子变成了男人?王恒还在自欺欺人,不承认自己眼拙,错把男人当女人给娶了,而且还和这个男人春宵一度。

敖紫伦因为皇姐嫁给维夏君主的郁闷消失无踪,心情极好,笑说道:「相信你自己的眼睛。」「但是你我不是这」王恒语无伦次,向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一手的滑腻。王恒又被震了,面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变脸速度实在是绝。

「哈哈哈」看到王恒这样小王爷更乐了,人恶劣了就是没有办法。

「闭嘴!」王恒脸色涨红大吼,「MD,你骗老子,居然扮女人骗老子!」王恒终于恢复了山寨王该有的气势。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女人,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小王爷拿起王恒胸前的发,绕在手指上打圈圈。

「是我MD!居然敢把老子压在身下。」王恒终于说道了重点上。

「粗俗,以后在我面前少给我老子、老子的。」敖紫伦蹙眉。

「cao!老子愿意。」



敖紫伦毫不客气一巴掌扇在王恒脸上。

「你」王恒瞪大双眼,气急。他身为山寨王和男人的尊严不容许他被人如此侮辱。

「老子杀了你。」王恒猛的扑向敖紫伦。



敖紫伦伸出一跟手指,在王恒肩上轻轻一推,王恒向后软倒。

「等有了力气再发狠,我随时奉陪。」小王爷意味深长的瞅了瞅王恒的腿间和臀部。王恒又气又羞,脸涨的通红。

「你咳!」小王爷一张口,声音沙哑,咳了两声。看到王恒这个样子他居然觉得莫名可爱,欲念又上来了,腿间的物事直挺挺的抵在王恒腹部。

「你你滚开!」王恒更恼,如果他有了力气绝对会将身上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杀掉。

「咳」小王爷有些怪不好意思的,昨天晚上刚要了王恒五次,现在居然又想要了。

感觉到抵在腰上的硬物,王恒一个激灵,脸涨红,吼道:「你你要是再敢碰老子,等老子有力气了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敖紫伦上下揉摸着王恒的肌肤,当看到皮肤染上薄红之后,咦了一声,道:「怎么药效还没有恢复吗?」「你唔你做了什么?」王恒声音微哑,身体在敖紫伦扭动下渐渐的热了起来。

小王爷见状,又顺手在王恒较敏感的地方摸了两把,王恒喘息更急。

如此小王爷眼瞳带笑,真是一幅敏感的身子,「呵呵没做什么,只是下了一点药而已。」王恒一惊,道:「什么药?把解药拿出来,我会让你安然离去,不然等我」「骗小孩子呢?」低头在王恒脸上咬了一口。「如果是你你会相信吗?」王恒撇过脸不说话。

唇下移,在王恒喉结上咬了一口,「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唔什么交易?」「我给你下了很古怪的毒,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解。这解药呢要分多次服用,且服用方法独特。你让我留在山寨继续当山寨夫人,我就帮你把毒解了,怎么样?你不吃亏吧。」「不许再对我做这种事。」王恒想想现在也只能如此了,等好了在杀他。

「好,我不主动对比做这种事。」嘴角勾起。

「成交,现在放开我。」

「等等,这个总要先解决掉吧。」见协议达成,小王爷出其不意猛的将王恒推躺在床上,腰摆动了起来。

不多时室内又传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MD,这个职位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门外的护卫擦擦鼻血,骂娘。

***

哐哐哐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大当家的!」阿赫使劲敲门。

「大当家的你再不出来可就要出人命了。」

吱呀

敖紫伦打开门,冷冷的瞥了阿赫一眼,「做什么?」也不知怎么的,阿赫觉得大夫人这一眼好有威严,吓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个」

小王爷提脚,不客气的踹在阿赫屁股上,「腰挺直,脚对齐,昂首挺胸,目视前方,说!」「说?说什么?」小王爷抬手撸了阿赫一巴掌,「刚才还咋咋呼呼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就忘了。」「我二当家的他」「阿赫,怎么了?」王恒走出来询问。

「大当家的」阿赫眼眶微红,哧溜一下躲在王恒身后不敢出来。没想到大当家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娶了一个母老虎。

「二当家的怎么了?」

「二当家的把红票都带到了自己的房中,你快去看看吧,不然那些红票」去晚了那些姑娘可就完了。

「快走。」

敖紫伦见两人匆匆忙忙走了,有些好奇慢悠悠的跟在两人身后。

「大当家的我对不起你。」

「怎么了?」

「我不该怂恿你娶婆娘的,真没想到天仙一样的大夫人居然是个母老虎。」王恒深有同感的拍了拍阿赫的头。

「要不,大当家的你把她休了吧。」

「咳」敖紫伦听的清清楚楚。

「大当家的你当我什么也没说。」阿赫太适合当汉奸了。

「你这小子。」

刚走近二当家的屋子,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子哭喊啜泣声和男子的低吼声,不用说就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勾当。

「都滚开!」王恒爆吼道,围在屋外偷看的山寨兄弟吓的一惊,赶紧跑到一边等着王恒训斥。

「把门给我撞开。」

「大当家的,二当家正在你不能」二当家身边的狗腿上前劝说。王恒扬手一巴掌将他扇趴下,那人动了动便昏迷过去,其余几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还愣着干什么滚开!」抬脚将门踢开。

哐当

门报废,其实平时王恒还是挺和颜悦色的,今天之所以如此反常,是因为将敖紫伦把他压在身下的憋屈转变成了怒火。

当看到门内的景象王恒怒火更胜!屋内总共七个女孩,三个女孩赤裸裸的躺在地上,下身一片狼藉,床上一个女孩正被王正浩凶猛的进出着,还有三个女孩惊慌的躲在角落里。当王恒就去之后,地上的三个女孩空洞的眼中闪过狠毒怨恨。

「王正浩!」

「大当家的你来了,要不要一起?唔啊!对了你有婆娘了,呵呵瞧瞧我这记性,嫂子的滋味很棒吧。」「来人,把他给我拉出去。」两人上前,将他从女子身上提起来,「二当家的对不住了。」「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将二当家的倒掉起来,备水缸,下水。」「大哥大咕噜咳咳大哥你这是做唔咕噜」「你好好想想,继续,谁也不许给我放水。」王恒甩袖离去。


看看被倒吊入水的二当家,回头又看看愤然离去的背影,敖紫伦摸着下巴,眼神玩味儿,这可不像一个山寨王该有的反应。

「阿赫,过来。」向着一旁神情中有些幸灾乐祸的阿赫勾勾手指。

「嘿嘿大夫人您有何吩咐?」阿赫狗腿的跑动小王爷身边,询问。[]

「你们大当家的为什么要生气?」土匪头子居然对强暴少女这件事如此反感,真是稀奇。

阿赫微抬头,看了小王爷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居然还问。那小样倒让小王爷更绝新奇了,没有怪罪阿赫的以下犯上,「说说。」阿赫躬身跟在小王爷身后,「我们大当家的明文规定过了,没有命令不可奸淫掳掠,不可杀人放火,尤其是这淫罪最最忌讳。」「你们是土匪吧?」「是啊!」说到这,阿赫昂首挺胸,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看来他对身为土匪觉得非常的光荣。

「土匪不都是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吗?」路两旁的花开得非常艳,小王爷伸手摘下一朵。

「谁说的啊使不得!」阿赫尖喊一嗓子,伸手就去拍小王爷的手。

小王爷侧身一躲,身形向后掠去,顺手摘下更多的花,「放肆!」「大夫人,这些花您不能摘的。」阿赫看着秃杆的花枝,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

「怎么?我身为寨主夫人连摘朵花的权利都没有吗?」「不是,山寨里的东西您都能动,但是就是这些花您动不得。」「为何?这些是金花还是银花,我为何不能动。哼哼我今天还偏动不可了。」。

左手将摘下的几朵花扔向空中,右手从腰间抽出软鞭,手一挥,鞭子灵活扭动,空中的花啪的一声被打烂,小王爷整个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潇洒的不得了。

阿赫被小王爷漂亮的身手惊呆了,不自觉的鼓起掌来,啪啪「大夫人,好俊的鞭法,教教我吧。」小王爷被阿赫小狗讨骨头的小样子逗乐了,刚才积聚在胸口的怒气烟消云散,「教你可以,但是你必须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好好!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第一这花是谁种的?」被山寨的人如此重视,这种花之人身份定是不简单。

「山下的柳姑娘。」

「柳姑娘,和你很大当家的是什么关系?」

「没啥关系,但是在我看来没啥关系就是有关系。」「你在跟我绕口令?」啪小王爷在阿赫耳边摔响鞭子,阿赫被吓了一跳。

「没没,我怎么敢啊,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也说不清楚,大当家的对柳姑娘很好,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柳姑娘的要求大当家的都会应允,但是大当家的从来没有说要娶柳姑娘;柳姑娘吧有时对大当家的热情的过分,有时又冷冰冰的。

反正我闹不清他两个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山寨版的痴郎怨女?听完阿赫介绍小王爷脑中立时冒出这个想法。

「第二个问题,大当家的为什么讨厌奸淫妇女?」这种做法土匪头子的形象很不相符。

「不清楚,这是建立山寨之初大当家的订下的规矩,只是二当家的几乎没有遵守过。

每次发生这种事大当家的关押二当家的几天也就了事了,但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居然如此狠厉的惩罚二当家。二当家的可坏了,被如此惩罚活该。」阿赫说到二当家的愤愤。

不管到哪里都有勾心斗角,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父皇传皇位时他没有接受,像他现在这样当个闲散王爷,甚好。

「知道大当家的去哪里了吗?」还是逗弄想法独特的王恒有乐子。

「知道,这个时候大当家的在饭厅。」

「带路。」

「好,大夫人您慢走。」

一进饭厅,就见王恒正阴着脸用餐,那恨恨的表情好像和手里的饭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似地。

「小亲亲新婚第一天就将你的小妻子扔到一旁不过问,这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小王爷将小妻子三个字咬的极重。

「噗咳咳咳」王恒,一口饭喷出来。一旁的阿赫难得见到王恒吃瘪,一张脸因为憋笑涨得通红。

「小亲亲,怎么如此不小心,我给你顺顺。」小王爷仪态万千的坐在王恒身边,一双细长嫩手使劲在王恒背上拍打。

「小亲亲怎么样?好点了吗?」小王爷眨巴眨巴双眼,弯翘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忽闪忽闪的。

「闭嘴!」王恒捏住小王爷的手。

「啊」小王爷捏细嗓子,尖喊。王恒和阿赫被他这一嗓子喊得一个激灵。

「怎么了?」

「小亲亲你是不是生病了?脸怎么这么红。」边说着手就从王恒的大掌中划了出来,两手向着王恒的脸一拍,啪清脆的巴掌声。

小王爷捧起王恒的脸,美艳的脸凑近,唇嘟起,离王恒的唇仅余一指,「发烧了吗?」红嫩香唇就在眼前,一张一合的诱人心神,一时让王恒忘了小王爷的性别,王恒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滑动,「没没有。」一张口就是充满情欲的沙哑。

一旁的阿赫早就躲到柱子后面了,露出半个小脑袋和一只眼睛,偷瞄两人,大当家的发情还是第一次见哦。

看到王恒这个样子,小王爷破功了,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噗哈哈哈你的反应太有趣了。」。

「你耍我?!」王恒大吼,震惊的瞪大双眼。他被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是人都不能忍受,何况是有脾气的山寨王。

「是又怎么样?」眉眼一勾,风情万种,不愧是圣武王朝第一美人。

「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按在小王爷肩上的手布满青筋。

「呵呵」小王爷来了兴趣,这还是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他吼,「什么代价?怎么个付法?」「就是这样。」用力将小王爷的头按下来,张口咬住小王爷的樱唇。

小王爷挑眉,眼中的惊愕逐渐转变成兴味儿。渐渐的小王爷发现山寨王吻的很生涩,只会笨拙的咬他的唇。

「这就是你说的代价?」

「是,害怕了。」

「呵呵是!我怕死小亲亲了。那惩罚还要继续吗?」「当然了。」王恒发现和别人交换口水,居然没有想象中的恶心诶。面前美人的唇滋味很棒。

「我是男人。」抓起王恒的手,按在自己腿间。

「我当然知道。」王恒急忙将手抽出来。流氓、禽兽,只是一个吻就挺起来了。

「那你?」小王爷挑眉,王恒的反应和今天早晨相比太反常了。

「老子知道!老子男女通吃!哼!」抬头狠狠的咬住小王爷的唇。

「嘶」牙齿碰撞,唇被咬破,小王爷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