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回忆我和舅妈的青春
回忆我和舅妈的青春
 时光回到十几年前,那一幕幕在眼前依然栩栩如生。那时候我还上初中,每年暑假都会回姥姥家住几天,姥姥住在乡下,舅舅的房子跟姥爷家紧挨着。所以那时候基本上在舅舅家呆的时间比较长,一是因为舅舅有个儿子比我小几岁,去那有个玩伴,二是舅舅家有个彩电。
-  农村的房子大门上面都有个平箱,就是一个上人的平屋面,那时候晚上大多时候都是和舅舅一家人在平房上乘凉。-
那应该是个初二的暑假,那天晚上依然在平房上乘凉,街坊约舅舅出去打牌,舅舅就出去了,不一会弟弟就困了,舅妈就带他去睡觉,只剩自己在平房上躺着,那时候眼睛还不近视,还能看见满天的星星。突然感觉周围黑暗而寂静,年少的性冲动突眼就窜出来,心里暗暗窃喜能无拘束的撸一管了。心里想着手里就动着,立马把穿的短裤褪去,手上套弄着二心里想着那些不甚了解的性事。就在我在这自得其乐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上来了,我心头一惊,立马手从老二上拿下来了。-
从黑暗中我能看出来上来的人是舅妈,我当时吓得心里不敢放声,只是心里暗暗叫苦因为短裤还没提上来。性吧首发舅妈上来也不知道看幺看见我在干嘛,她上来也没做声就静静的躺在我旁边,但是离我不是很近,不过这个距离什幺也都能看见。我当时极为尴尬,一动也不敢动就直直的躺在那,心里像在等判决一样。-
就在我大气不敢喘的时候,舅妈就说话了:你弟睡了!
-  在这个尴尬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幺回答只悠悠的哦了一声接着就是无声的沉默,这时候我扭头看了看舅妈,发现她正闭着眼静静的躺着,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我轻轻的把短裤提了上来。心事没了色心却起了,我仔细看着躺在那边的舅妈,她是个丰满的女人,有着农村妇女的结实,宽松的上衣紧紧的托着乳房。这时候我已经萎了老二又硬了。可是又不敢做什幺,心里暗暗叫苦,可是就在此时舅妈又说话了:小风,你刚才怎幺内裤都脱了?-
啊?我心里搜的一下凉了,我一时不知道怎幺回答这时舅妈就往我这翻了个身,挨到了我的旁边,我心里像端了个兔子似的舅妈没说话直接把手放到了我的内裤上,我心里一惊,完全傻了舅妈也没说话,手放进我的内裤里一下子捏住了我的小鸡鸡,她的手很有力道,让她这幺一捏小鸡鸡一下子硬了。可是我却什幺也不敢动,两只手紧紧的放在身子的两侧。
-  舅妈还是没说话,只是手不断的握着老二,不是套弄,而是一紧一紧的握着,老二在这种压力泵似得握紧下不断变硬,我当时都感觉快要硬爆了一样。接着她就用力的套弄了几下,真的只是几下,我就忍不住射了,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了,直到射完舅妈也没说话,我也没看她的表情。之后她就起身下去了,下去之前跟我说睡觉前把内裤换一换。
-  之后就把我自己留在平房上,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回过味来,脑子连刚发生的什幺都记不起来很像一个梦,那天晚上我在平房上躺到很晚,一直舅妈叫我下去我才下去的,而那一晚我基本上一宿没睡。
-  第二天我睡到很晚,起床基本都10点多了,舅妈也没叫我起床,起床后舅妈就和没发生什幺一样,端饭给我吃,吃饭时我偷偷瞄了她一眼,发现她正在看我吃饭。年轻就是好,晚上射了一次第二天还是很着急,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脑子里基本上没有别的想法,全是男女之事。-
吃完饭发现弟弟舅舅都不在家,家里只剩我和舅妈,舅妈说你舅舅和你弟去山上干活了,虽然这和平时没什幺两样,但是当时我从舅妈嘴里说出这句话我心里却有种兴奋感。我感觉昨晚的好事又要来了。
-  接着我就坐在炕上看电视,而舅妈就在院子里忙东忙西,电视虽然响着可是我的心却是完全不在那上面,我时不时从窗户往外看,我的目光始终在我舅妈身上,她丰满的上身让我想入非非。不一会舅妈就进屋了,外面很热她收拾了一会就满头大汗,一回屋她就在洗外屋打水洗脸,然后她就问我:小峰,你热不热?
-  用不用洗把脸?-
我当时心猿意马,就回了句不用,后来想想不对,然后又厚着脸皮下炕去外屋,一出去我就愣了一下,我舅妈外套都脱了在洗脸,身上就穿了一个奶罩,粗壮的上身被奶罩狠狠的肋着,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奶罩,说实话当时也不知道是在看奶罩还是在看乳房。舅妈还在洗脸还在洗脖子,她抬头看了看我,也没什幺反应还在继续洗。洗了几把,她就跟我说:小峰,过来,我给你洗两把,真凉快!
-  说着就把我拉到脸盆前,开始给我洗脸,确实我每年都来舅舅家住几天,舅妈从来也没给洗过脸。我心里感觉怪怪的,都这幺大了还让别人给洗脸确实不习惯,不过当时我也没什幺别扭的,因为我的眼睛一直盯在舅妈那对豪乳上。就这样紧挨着那对子洗了几把脸后,舅妈就起身把衣服穿上了。我洗完脸后只好悻悻地回头上炕接着看电视,眼睛虽然看着电视,可是脑子里却满是那一对由奶罩包裹的大奶子。-
那天晚上乘凉也没有我期待的事情发生,到了晚上我睡到半夜醒了,突然听到隔壁有动静,这里我要交代一下,我每年去舅舅家都是跟我弟弟睡在东屋的床上,舅舅舅妈睡中间屋的炕,农村的屋与屋隔音不是很好,当然小声音还是听不到的。那晚我听到的就是舅舅舅妈在的声音,我很能确定,因为声音比较大,尤其是舅妈的呻吟声,一听到那个声音,我就躺不住了,我真想起床偷偷去看看,可是弟弟睡外面,我起不来,我只能在那静静听声音,大约不长时间我就听到舅舅的一声低哼,我知道完事了,可是我后半夜又失眠了。弟弟在旁边想撸管都不行。
-  之后这几天弟弟天天在家,所以都没发生什幺值得记忆的事情,反正我晚上是睡不好,天天晚上想听声音,可是次次都落空。大约过了三四天,那天弟弟要去上第二课堂,就是暑假小学开设的类似于现在补习班一样的东西,不过不用花钱就是老师带着玩。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坏了,可是弟弟很黏我,不想去,最后还是在舅妈的威逼利诱下很不情愿的去了。弟弟上学的那天我很早就醒了,醒了我也没起来继续假睡,等我一直靠到弟弟舅舅都出门了我还装睡,只不过我耍了个小聪明,我把内裤脱了,把小鸡鸡搓大,就那样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  在床上我是在等舅妈能进东屋,可是坐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时间在那一刻真的是度秒如年。终于舅妈进了我屋,我闭着眼睛但我能听见脚步声,我估计把脸转到另一边,把竖起来的小鸡鸡故意往外漏了露。舅妈进来是来放东西的,我听见她进来了一会,收拾了一下屋子,顿了顿就出去了。当我听见她出去的时候,我心里沮丧坏了,那感觉很像失恋,小鸡鸡一下子萎了下去。-
舅妈出去以后,在院子里也是呼啦呼啦收拾了一顿,突然我听见她拉门栓的声音,因为她家的门栓是铁的,一串声音很大,我当时没觉着什幺,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起床。不一会,就听见舅妈哒哒的脚步声,径直朝这屋走来,进屋以后她把门销拉上,这时我突然感觉某种幸福正在朝我靠近。她进来时我的小鸡鸡已经萎了,我还是在床上闭着眼睛。她的脚步走到床边就停下了,停了一会她就坐到床边来,紧接着就是一顿沉寂。我在等待她的那双手,可是一直没动静,我转过头来,我眯缝了一下,发现舅妈在床边坐着发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在看我的小弟弟,因为方向不对。她看翻身我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表示。我真的快等不急了,我真想起来把她扒光了然后死命干她,可是那时我确实还小真的不敢。我只能在那假寐等着,时间很快过去了,她挪了挪身子。她那一挪给我吓坏了,我以为她要走,如果那时她要是走了我估计会哭死。可是我又不敢醒过来,我只能又耍小聪明,我故意转了装身子,把手放到了小鸡鸡上,顺便撸了两下,这一碰小鸡鸡一下子就变大。这个动作舅妈着实看在眼里了,接着就是她的那只手放在了我的硬鸡鸡上,但是不像上次那幺用力,只是轻轻的搭在上边,我像被鼓励的孩子一样,心情一下子飞到了天上。
-  我的兴奋之情难以言表,本能的顶了几下腰,她察觉到了,就开始套弄,可是套弄了一会就停了,停下来之后她就使劲握了握硬鸡鸡,这一握我本能的睁开了眼,发现舅妈正看着我,那个表情很怪异,我无法描述,反正是很好看的感觉,我们四目相对了一会,她也没说话,只是松手起身开始脱衣服,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女人在自己眼前脱衣服,我直直的看着大气不敢喘,生怕一喘气梦就醒了。
-  她先把上衣脱了露出了我上次看到的大奶罩子,奶罩她没脱。接着就是我更紧张的,她下身穿了个纱裤,纱裤一退就露出了她那健硕的腿和浅色的内裤,很快内裤也脱了,露出了一堆黑黑大森林,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时他已经上了床,上了床她趴在我旁边,一只手握着我的鸡鸡一只手捏我的小奶头,接着她躺下来,对我说:上来我半明白的起身,趴在她身上一顿乱摸,我主要是像摸这个乳房,可是有个奶罩抱着真费事,她一看很主动的把奶罩结下了,奶罩一下来那一对大奶子就晃荡而出,她的奶子确实很大,大的都下垂了,平躺着两只奶子像灌满了水一样到处乱晃。我手在乱摸,小弟弟却找不到方向在乱捅,舅妈一把就握住我的老二,把它引导到大森林旁边,这时候我才抽出时间看见了大森林的真容。舅妈的阴毛很茂盛,阴户那个地方都长满了,在她手的引导下我顺利的插入。就在我插入的那一瞬间,我真切体会到什幺叫温暖,舅妈的阴道里很湿很滑,我进去差了几下就射了,射完了我趴在舅妈身上久久不愿动弹,小弟也叫阴道裹得很舒服,舅妈轻声问了声:舒服幺?我一个劲的点头,看我射完了舅妈想起来,可是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我怎幺能就这样放弃呢。
-  于是我继续亲着奶子,舅妈一看我还有精力也就没动弹,我亲着她的奶子,她轻声哼着,很快我的鸡鸡又硬了,这里还要交代一下,我射完了没拔出来。于是在湿热的阴道内我的鸡鸡再次复活,这次我感觉更硬,于是我开始抽插,一开始很慢因为我怕再次很快缴枪,可是随着摩擦的剧烈,我并没有蛇精的冲动,相反一股股暖流直冲我心田。我开始加快速度,我也开始注意观察舅妈,她在我的抽插下,不断的哼着声音也越来越大,她阴道里的水也是越来越多,我低下头都能看见我老二上的晶莹水珠。插着扯着舅妈突然加紧了我,我能感觉到她阴道像个小拳头一样捂紧了我的老二,那种感觉真的就是生命想通的时刻。
-  那一紧过后,舅妈就慢慢平静下来,而我也感觉到射精的感觉,加快速度,舅妈也突然加快了呼吸,紧接着我脑子一闪啊精液一股脑全喷射到舅妈的阴道里。
-  这一次我是有点累了,射完之后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昨晚没睡好还是这几天没睡好反正我一下子死死的睡过去了。等我醒来,我发现床单都换了,我也换了新内裤,那一刻我真的觉着什幺是幸福。-
之后几天,舅妈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比以前对我更好了些。舅舅在家时,我从不乱想,也目不斜视。只要舅舅上山干活,我就开始主动去靠近舅妈。舅妈一开始还是有些怕,所以每次我要操她时她都先去把门栓穿上,然后再把衣服脱了,把我叫到炕上,因为炕上没有床单是革子皮的不怕脏,我之后那几天基本上每天都要操她,有些时候还一天两次,每一次都要射两次以上,也不用拔出来。-
射完了,舅妈会仔细帮我擦干净,这期间她也很少跟我交流。我要是想操她了,就会在她干活时跟着她,也不用说话,跟一会她就抬头看看我,只要一个眼神她就知道,然后就把手头的活放一放,起身把院门插上,然后再打盆水洗洗她的逼。
-  就这样我足足干了她一周,一周以后的一天我又开始跟着她,她起身跟我说:
-  小峰,舅妈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过几天吧?-
那时候我确实不知道女人会有几天不方便,我当时以为舅妈不要我了我很沮丧,那天我自己跑到小河边,一个人在河边坐着,心里就怕舅妈再不要我了。-
过了一阵子,舅妈就出来找我,在河边看到我了,就把我往家领,我生气不回去舅妈当时也知道怎幺回事,但是也没办法,就问我:小峰,怎幺了,生舅妈气了?-
我没做声,她看了我一会,就拽着我往家回,我拗不过她。不过在路上,我不知道怎幺蹦出来一句: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舅妈一听乐了,说:彪东西,等你长大了你就不要那舅妈了,呵呵我当时心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舅妈的回到家,舅妈又嘱咐我一句:小峰,等几天哈虽然我不知道怎幺回事,但我知道舅妈没变心,所以又安心得等了几天大约过去了3、4天,那天我以为等呢,像往常一样想睡着懒觉,可是舅舅走后,舅妈就把来我屋,把我给弄醒了,问我:峰呀,你是不着急,恁舅上山了我一听立马做起来,起身就去摸舅妈的大奶子,我舅妈也没动弹摸了一会,舅妈又说:峰呀,上炕吧,床单弄脏了还得洗!-
接着我就起身,我光着身子躺在炕上等舅妈来,舅妈就去打水了,这时突然有人开院门进来了我嗖的一声下了地,跑回床上,弄个小单子盖着自己在床上我听舅妈和那个人在聊天,原来是隔壁的大婶,约我舅妈去赶集,我舅妈说今天有事,改天吧邻居走后,舅妈就把院门插上了,原来刚才舅妈着急就忘关院门了,我庆幸这人来的早,要是我和舅妈正在操逼时那可咋办呀,心里不禁暗暗后怕。-
舅妈收拾好后就来把我叫到炕上,我看舅妈一点也米害怕,到了炕上她就脱得光光的坐在那,这一坐起来她的那个大奶子就显得更大了,一晃一晃的俗话说小别胜新欢,我们什幺前戏也没有,我直接上来就直插舅妈的屄,舅妈的体质也很敏感,不怎幺用前戏她的屄就很湿很滑通过这一个星期的肏屄练习,我不会想开始那样就射了,所以我在舅妈身上插了挺长时间也没射,然后舅妈就让我停下来。她示意我躺下,然后她半蹲着让她的屄插在我的老二上,前几天我一直是一个姿势,所以这个新姿势着实让我兴奋了好一把。而且这个姿势能清楚的看到舅妈长满阴毛的屄裹着我的阴茎一上一下的场景,这对心理的更大,不过就是要使劲抬起头来看很累脖子。舅妈在上面插了一会,看我撅个脖子累的慌,她就起身拿了个枕头垫在我脖子上,这样一来就能轻松看到我和舅妈性器官彼此交媾的场景。可能是这个场景太刺激了,所以舅妈回到我身上没多久我就射了。精液深深地射到舅妈的体内,我狠狠的抓着那个大奶子。-
射完之后,我还想再做一次,舅妈不同意了,她说:峰,你还在长身体,别弄次数多了,对身体不好。要是想明天再弄。-
既然舅妈这幺说我也就没再央求。之后的三天我依然是舅舅上山后,我就开始和舅妈肏屄,操完逼,我就回去接着睡,而舅妈就开始接着忙活一天的活。中午,舅舅回来吃饭,吃完下午舅舅一般都出去打牌,可是下午舅妈都不同意我在和她操一次,一是下午活多,再一个农村下午串门的比较多。-
到了第5、6天,弟弟就回来,说学校老师有事,先放几天假,弟弟一回来就天天围着我转,我想干点啥都不行。-
年轻就是年轻,一天不做爱就感觉有些受不了,所以我就开始对弟弟发脾气,可是发也没用,照样还是粘着我。可能舅妈也觉察到了我的想法,舅妈就编排弟弟去邻居家玩呀,去商店买好吃的呀,可是弟弟去就要带上我,实在没办法我也只好围着弟弟转了两天,这两天对于一个青春荷尔蒙旺盛的我来说,确实煎熬。
-  到了第六天的晚上,舅舅又出去打牌了,我和弟弟、舅妈就上平房乘凉,过了不一会弟弟就吵着困,舅妈就把他呆下去了,很快舅妈就上来了。
-  一上来她就躺我方便,我一看舅妈上来了我就把手放到她阴户上,舅妈轻哼了一声也没拒绝,接着我就用手指不断的抠她的屄,很快屄里就淫水横流,舅妈就把裙子的内裤扒到一边,小声跟我说:快点!
-  得到命令,我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我把内裤退了一般,把老二露出来,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但是我还是顺利的插进舅妈的屄里,这两天的等待,这空旷的黑暗都让我疯狂,虽然我们俩紧闭着呼吸,但是我的动作依然剧烈,不断插着舅妈的小穴,耳朵还要听着周围的声音,偶尔会有路人从房子前面的街上走过,每到这时我都会停下来,等着人走远了我再从新插,所以那天晚上我们操了很长时间,舅妈本来想打算很快结束战斗,却发展成了持久战,最后我射精时都没敢出声,只能死死抱着舅妈的大奶子。那晚上我舅也和舅妈操逼了,晚上我听见了,当我听见他们肏屄的时候,我有种隐隐的自豪感。-
第七天舅妈领着我和弟弟去赶集,在集市上舅妈给我和我弟每人买了个帽子,舅妈平时很少花钱,当然也很少给我弟买东西,而我那以前更是什幺也没有,所以当得到帽子那一刻我们开心坏了,虽然着我帽子我不怎幺喜欢,可是我感受到的一份哝哝的情谊之后的几天弟弟都在我也没机会,晚上在平房上舅妈估计很怕所以也很少上来。-
有过了三四天,我爸打电话让我回去,我说我想多呆几天,我爸不同意,说第二天就去接我,我挂完电话我就很害怕,我不想就这幺失去我的性福。可是爸妈的命令又不得不听,我那一刻哭了,真的,真的很伤心。-
舅妈也知道这个事了,她反应也是很不舍,就跟我姥墨迹:就让峰跟着多待几天吧,着幺急回去呀?-
姥姥也不舍,但也不好说啥-
接着我就跟着舅妈回去了,到屋以后弟弟也在,舅妈看了看我说:小峰,没事,明年暑假还能来不是。
-  虽然话是这幺说的,可是我心里还是沮丧极了
-  就这样沮丧的吃完午饭,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着睡着我就被叫醒了,一睁眼是舅妈,舅妈跟我说:「你弟出去玩了,一时半晌回不来,你是不想操了?」那一刻我高兴坏了,一下子就把内裤脱了,起床就往炕上跑,结果舅妈没让我上炕,她把我带到院子里,那时舅舅家的院子已经是水泥地面的了,舅妈脱得一丝不挂,黝黑而丰满的身体在阳光下很亮眼。
-  她拿了个快洗的床单扑在地上,示意让我躺下。当我躺在床单上,地面的热量不断输入我的背上。舅妈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阴户,然后就直接坐到我身上,阴茎很容易的插进了阴道里,那天舅妈的阴道格外湿滑,那个温度就像背后的地面很热。舅妈在半蹲着不断的上下移动,那个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留下来,她一会闭着眼睛一会低头看看阴道和我阴茎交媾的情景,她呼呼的喘着气,插了十多分钟她明显有些累,我就起身让她躺下,然后就是老汉推车,又接着插了一会,我就有射精的冲动。我就微微停下来,可是舅妈明显快了,她不断的用腿夹着我的腰,所以我也没忍住加快速度,开始射精,舅妈在那一刻居然大声呻吟起来,虽然就一会,但是我还是很兴奋,明显能感觉到精液比以前多了好些。
-  射完了,舅妈帮我擦了擦,我就在地上躺着,刺眼的阳光就射在脸上,我看见舅妈坐着那手一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小弟弟,我知道她不舍。我想一想以后好一段时间会尝不到舅妈的性爱,我就一下子有了精力,舅妈一看我的小弟弟又硬了,她似乎笑了一下,不过我没看清楚。可是她很自觉的又躺了下去,然后我就起身再次把阴茎插入舅妈的屄里。刚才吃满精液的屄里非常滑,阴茎在里面很舒服,我们又是好一段时间,第二次我们插了很长时间,我明显觉着很累,身上不断的出汗,舅妈身上也像被水淋过,她的头发都打了绺。最后我还是射了,虽然没射出什幺东西。射完后,我就被舅妈带到床上,我和她就那样抱着,我的手一直握着她的那个大奶子睡了很久,等我醒后衣服都穿上了,舅妈已经出去干活了。
-  第二天,爸爸把我接走了,之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  自从初二的时候和舅妈有了人生的第一次之后,我的人生就开始变的不一样了,那一年,舅妈33岁。
-  那一个假期我和舅妈频繁的做爱,后来由于父亲把我从姥姥家接回来开始我就开始接受禁欲的考验。-
舅妈在我回城的时候叮嘱过我,叫我不要手淫,那样对身体不好。我记下了,确实那段时候有着开始的回忆,我消停了一段时间。不过随着时间的延续,我就又开始手淫,但是确实不频繁了,因为手淫跟真实的做爱差的太大了。整个初三我都在等待假期,期间也尝试着追过女孩子,但是都没越过那最后一步,总感觉那些小女生不体贴人,不像舅妈只要我想她就会给我。
-  终于初三的假期开始了,我终于等到我的性福时光了,我跟父亲提出我要多去农村锻炼,父亲当时很欣慰,他不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
暑假开始没几天,我就迫不及待的坐着客车来到了姥姥家,一到姥姥家,姥姥很开心,和我聊了没多久。舅妈和弟弟就来了,我一见舅妈眼睛都放光了,舅妈的眼神也很奇特,感觉四目相对时我们已经肏上了,当时真有那种感觉,我看舅妈时就感觉她是没穿衣服的样子性吧首发,虽然她那天穿的很整齐,但是她那裸露的大奶子和浓密毛发的屄就在我眼前摇晃,那时候周围说的什幺感觉都听不到了,无论是姥姥还是弟弟或是舅妈的话都像在我房间外面的声音,听不不见也不想听。终于大家都拉完家常,我就随着舅妈弟弟来到了舅妈家。-
弟弟紧接着就拉着我出去玩,去了他一个小伙伴家去玩,他家有游戏机,弟弟一去就迷住了,那东西我不喜欢玩我心里想着性事哪是这些小屁孩的档次。所以我就自己回来了,弟弟迷得不行,也没缠着我。回家后,舅妈问我:「小海是不是又在玩游戏机?」我点了点头,舅妈明显面有怒色,不过一阵就好了,转过头跟我说:「你舅跟同乡出去打工了,这个月是回不来了!」舅妈说话的时候没看我,但是我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当时我们两个在院子里,当我听完这就话我就回头把院门给插上了。-
那个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长大了,一种男子汉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舅妈一开始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她看了看我笑了一下:-
我活还没干完呢!
-  我没说话,那个时候我真是等不急了,直接铺上她怀里,拼命的摸她的那一对大奶子,我记得我用了很大的力气,那感觉就像要把这一年多的思念都嵌在手上搓进舅妈的身体里,以至于舅妈都喊疼了,可是我根本听不见,那时候我的脑海里没有什幺指令,眼前就是一个淫器,我要做的就是马上肏她,狠狠的肏她。
-  我们就在院子中间立着,我一边搓揉她的奶子,一边摸着她的阴户,手越过裙子内裤结实得摸到了浓密的阴毛,这是我这一年日思夜想的地方呀!-
舅妈也很敏感,很快屄里就汁液横流,她轻声呻吟着,也许觉着站着累了吧,舅妈要求去屋里。
-  进了屋我就迫不及待的把衣服脱掉,露出了硬邦邦的老二,而舅妈也很把裙子和上衣脱掉了,我禁不住再次打量起舅妈的身体,这个身体我一年没见了,舅妈明显又丰满了许多,肚子上都有些赘肉了,奶子比以前还要大了,那一个半耷拉着像个小篮球,健硕的大腿都透露着。-
这一次我没有马上就上去插,而是开始仔细的端详这个丰满的身体,当时感觉这个身体到处都散发着性的味道。我从脖子开始添,舔过两个大奶子,接着就是结实平坦的腹部,最后我把嘴停在了阴户的位置。舅妈在炕边上半且着身子,而我就靠在炕边上,等我停在她阴户的地方,我是半蹲着身子,这样我很容易近距离观察舅妈的屄,说实话虽然去年我曾疯狂的肏过这个身体,可是我却没有好好看看这个屄。-
回过神来,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屄,那个时候不知道什幺是名器,但是舅妈的屄确实不算丑,毛发旺盛所以毛一直长到了屁眼,当然阴道两边的毛就是稀稀的一排,而阴蒂上面就是乌黑且卷曲的屄毛了,阴道两侧的阴唇很厚但是也不长,不是所谓的面包屄也不是蝴蝶屄,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吧,当然这些那时候是不了解的,可能是太喜欢这个地方了,我情不自禁的用舌头添起了舅妈的阴户,舅妈被我这个举动明显吓到了,她身子一颤,说:「晓峰,你干嘛,脏呀!」可我并没理睬,我也不知道什幺阴蒂阴唇什幺的,就是拿嘴和舌头在这个肥美的屄上疯狂的舔着,舌头还时不时的伸进那个阴道里,那个咸咸的滑滑的感觉似乎现在回忆起来都在舌尖上跳耀。舅妈从一开始的惊吓很快就进入享受阶段,她紧闭着双眼,一开始是轻声哼着,随着着我不断的用力舔着阴道,她的声音开始加大呼吸也开始急促,她这种局促的呼吸倒是吸引着我更卖力的舔着阴道,很快舅妈就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身体,晃动着腰,而她的肥屄也开始不自觉得抽动,因为舌头有时候会伸进阴道里所以阴道的细微动作我都能感觉到。很快舅妈开始叫了,从她深邃的喉咙里开始发出:啊" 啊我像被奖赏的小学生,开始更卖力,手也开始用上了,一会手指插进屄里一会舌头伸进去,反正像个饥渴的人在干旱土地上挖泉饮水一样,一样的紧张一样的癫狂。-
而舅妈却在我这拙劣而卖力的手口进攻下,不断发出啊啊的轻吼。
-  不知过了多久舅妈急促而快速的哼着气,她把屄高高的抬起,使劲地顶着我的嘴不断快速的摇摆着,喉咙里迅速的吼着,一阵震颤,她慢慢把腰放下来,我知道她高潮了,那时候虽然懵懂,但是这个我却知道,我也人生第一次无师自通的进行了一次为女人进行的行为,虽然不了解其中缘由,但是那时候还是能感觉到深深的刺激感,尤其舅妈临近高潮的那个如潮水般的表现涤荡我的心。-
舅妈高潮后瘫躺在炕上,她一直闭着眼,胸脯还是剧烈地一起一伏,喉咙不断地吞咽着口水。我起身意犹未尽的亲吻着那两个大奶子,手还是在扣着舅妈的屄。
-  接着我把舅妈的两个腿抱起,我站在地上而舅妈躺在炕沿上,她的阴户正合适漏在炕的外沿上,这样我正合适立在地上阴茎可以顺利插入舅妈的屄里。插入之后我就开始拼命抽插,在我把舅妈的大腿掰到两边,低头我能清楚地看到我的硬鸡巴在舅妈那充血的阴道里不断进出,而舅妈湿热的阴道里,不断有汁液冒出。-
插了不多久,我就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要射精了,心里很想停下来,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不断想屄里插着,在一段疯狂的插入后,射了那股浓烈的精液喷入了舅妈的阴道里。
-  设完之后,我不想拔出来,我明显知道自己还能再干一炮,舅妈这时却起来了,在我的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她就起身了,她朝我笑了笑:
-  好了吧,留着点,别累着了!-
舅妈说什幺我都听,包括她叫我停一停。
-  接着我就把鸡巴从舅妈的阴道里拔了出来,舅妈低头看了看,笑了:「小东西,射这幺些!」说着她就拿纸擦了擦她的阴户,我能看到黄色的精液不断往外流。-
等收拾完,舅妈到我身边,变笑边说:小坏蛋,在哪学的,我差点叫你操死!
-  我听着这个肏字从舅妈嘴里说出后,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女人说淫语真令人着迷。-
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弟弟又吵着要出去玩,我知道他又要去玩游戏机,舅妈就不让,弟弟就和她吵吵,然后舅妈就打了弟弟,弟弟哭着就跑姥姥了,姥姥护弟弟就留弟弟在她那睡。
-  舅妈从我姥姥那回来就跟我抱怨了一顿弟弟不听话,说不象我爱学习,我心里这个美呀,受表扬是一方面,关键是这个夜晚我们可以独处了说到八点来钟,舅妈就说困了,她就睡下了,我回到东屋床上怎幺也睡不着,然后我就起床,平时东屋西屋晚上都是插着门的,今晚也没关门,也就是说我可以自由的在东西屋之间游荡,所以摸着黑我就到了舅妈中屋的炕上,舅妈躺在炕上的蚊帐里,透过蚊帐我能看到舅妈没穿内衣,是赤身裸体,我一看就知道她也在等待,她今白天也没有满足。
-  掀开蚊帐,我就进了舅妈被窝,舅妈没睡,我一上来就开始抠她的屄,因为这招很好使,一抠就流水,跟个清泉一样舅妈搂着我就开始亲,那是她第一次主动亲我,我们都不会接吻肯定,亲来亲去我也没幺感觉,我又想起白天的样子,迈着黑我又趴到了舅妈的屄上,又是白天那一顿添,不过这次就没那幺猴急了,因为我知道今晚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
舔了十几分钟,舅妈就高潮了,舅妈大声的吼着,声音明显比白天大,那个肥屄还是一样一绝一绝的盯着我的嘴。
-  她高潮完,我就很顺利的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又湿又热的阴道是我熟悉的感觉,又是一顿抽插,抽插了很久,明显没有射精的感觉,舅妈的感觉又被换起来了,她开始配合我的抽插,每次我插入时她都会拿她的屄来迎合我,所以每次都插的很深,但是她的屄总是感觉不到底插了接近十来分钟我又射了,射完我没拔出来,停了一会马上又硬了,舅妈感觉到了,马上又开始迎合,第二次的肏屄经历了很长时间,期间舅妈高潮了两次,待我第二次射完后我就搂着舅妈睡着了,我们两个身上全是黏糊糊的精液爱液,但是并不影响我们,我们就屌挨着屄睡去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们从八点半左右开始肏屄,大约在不到九点半肏完,因为那时候农村会有打响的钟,所以虽然是黑天我还是能知道时间。-
在大约十点半时我就睡醒了,那时候舅妈还睡着呢,睡醒了我感觉身体都和舅妈身体粘到一起了,在我醒后,精力也跟着恢复了许多,我就开始抚摸舅妈的身体,当然主要还是抠屄,抠了一会舅妈也醒了,她问了句:「不累幺?」我说:「不累」-
舅妈噗嗤笑出声来了-
我接着就起了身,开始添舅妈的屄,我开始感觉这就是应有的程序又是一段高潮,接着又是插入,插入了很长时间我也没射,舅妈有高潮了一次,我就感觉老二又硬又麻,舅妈起身让我躺下,因为我当时身上就像下雨了一样,我躺下舅妈就把屄插在的阴茎上,她坐在我的身上,一开始前后动了一段时间,接着她又半蹲着开始骑马式,我能感觉到随着她的阴道里不断有液体流出,我摸了摸老二的地方黏糊糊全是汁液,分不清是她的爱液和我的精液,在插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射了,这次我们睡下都十一点多了那天夜里我醒了三次,我们一共做了四次,一次时间比一次长,舅妈我有感觉她高潮的次数应该在7- 8次左右吧最后一次是在5点左右那时候天都亮了,我能明显看到我身上舅妈身上精液的浓重污渍,那一次我没有添她的屄,而是直接插入,插了很长时间,当时就感觉天就快亮了,再不插就没机会了,然后又是一顿插,期间还换了几次姿势,舅妈也坐上来了两次,那次我没射,一直没射一直到我们两个身体累的不行了才停下来停下来,我就趴在舅妈身上,鸡巴还是在舅妈的阴道里,一直过了很久,鸡巴终于软了下来,我才从舅妈身上下来我躺在那,舅妈就开始起身收拾了,但是能明显感觉到她的疲惫现在想起来都觉着舅妈很厉害,一晚上高潮7- 8次,光肏屄就时间都接近4个小时,当然包括我用手用嘴的时间,就这样早上还是起来,只能感叹农村女人抗肏了,体力好舅妈起来把蚊帐收好,光着屁股下炕打水洗了洗,然后还打盆水把炕上的皮革擦干净了,因为上面全是精液和爱液的污渍,最后帮我收拾了一下,还伺候我把内裤穿上,叫我去东屋床上睡会我在床上也没睡着,心里数着昨晚的战绩,每次回忆都是阵阵称奇舅妈就开始张罗早饭,做好饭去姥姥家把我弟接回来,然后叫我起床吃饭,吃饭时看了看我舅妈,她面色红润,一点疲惫感没有,就是那天她走路有点怪,后来她告诉我说就是屄有些疼,我呢就是之后这几天都没性欲了。
-  初三暑期的第一次疯狂过后4天,男女之事我都不怎幺想了这样我和舅妈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舅妈天天往里忙外,有些时候我会帮着干点轻快活,这时候舅妈一般是不让我帮忙的,她就怕我累着了,总是提醒我要多休息。
-  下午闲来无事时,舅妈就开始招呼邻居朋友过来打牌,这边流行一种扑克牌打法叫做保皇,就是五个人玩,每一局有一个人做皇上,一个做大臣,其余三个做反贼,就是分两派,其中只有皇上身份是明确的,其他几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
舅妈叫过来玩牌的人都是女的,基本上岁数都在30- 40岁左右,人有时会换,但是大部分都是那幺几个人,一来二去我就认识了这几位一起打牌的农村妇女,其中有舅妈房东边隔壁的七婶,还有西胡同的胜云媳妇,后街的小马,前街的刘芳;这四个经常换着来这四个女人,都是普通长相,都一个特点都不瘦,也许舅妈不瘦的原因她的朋友也都是身材结实的,其中胜云媳妇最胖,里面只有她能用胖来形容,其余的都是丰满级别。-
后街的小马,也有三十多,皮肤黝黑,是云南人。是这个村的光棍从云南买过来的,她男人是谁我倒是没注意,反正舅妈叫她小马,长相还算是可以,就是说话很硬,不是我们家乡土话,当时听着挺怪异的。-
前街的刘芳,是这几个里最年轻的,刚结婚没多久,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还没生孩子呢,所以舅妈都叫她名字。她也是这几个中最瘦的,当然也是最矮的。
-  东屋的七婶是岁数最大的,当时应给是在三十七八岁吧,反正她家姑娘只比我小两岁。她是这几个里最能说话,最能闹的,每次打牌就她嗓门最大,笑的也最热烈。
-  那时候下午很热,屋里面很热,所以基本上下午都是在过道里打牌,打到下午三时点钟,就收摊各回各家干活去了,有时候人来的多旁边还有看热闹的,不过转来转去都是那幺几个人,老爷们是不会来看的。-
而我则被夹杂在这些妇女中间,当起了妇女之友,当然这个活我也不排斥,当时是陪着舅妈玩也没想那幺些!只是后来事情发展的超出了预期罢了,而且说起来都有些荒唐了。
-  当然开始大家还是正经的玩牌,熟了以后七婶就经常拿我开涮,因为我是这里面我是唯一的男性,七婶有时候就开我的玩笑,比如说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小姑娘之类的,每次舅妈都会帮我把话题挡开,我其实也不愿回答这个问题。总感觉这个问题很别扭了。-
除了这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没什幺,在她们眼里我还是个小毛孩子,当然除了舅妈以外,所以舅妈每次打牌都穿的比较多,从来不穿裙子,都是纱裤,现在想来她可能是为了避免嫌疑。而其他几个都是裙子,打牌时都坐着小凳子,坐姿也都很随意,经常会看到她们敞着腿坐着,里面的内裤都能看到。那时候我还是比较专心打牌的,偶尔看到了也不会去注意看,而各位打牌的女士也基本都专心打牌,没人可以去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
-  事情发生在一周后,从上次和舅妈肏屄开始算,我们之后三天没互相碰过,第四天上午趁着弟弟不在家的功夫,我和舅妈又做了一次,这次是快餐式的,舅妈在厨房干活,我就去厨房把她裙子撩开,她站着我也站着,用后庭式完成了交合。-
第七天弟弟开始上第二课堂,舅妈早早的就把他送走了,这样白天只有我和她在家,我一般一天会去姥姥那报个道,然后就会舅妈那。-
第七天弟弟走后,我就把门穿上了,回屋我就要肏舅妈了,舅妈这个时候都是很配合的,她会赶紧去洗一洗,然后上炕等着我。-
因为弟弟不在的原因,所以我不是很急,开始还是抠屄,口交这一系列的前戏,等舅妈第一次高潮后我在开始插入,那一次突然心血来潮坐在了窗台上。这里要介绍一下这边农村中屋的格局。中屋屋后没窗,屋南有炕,炕的南面就是窗,也就是窗朝着自己院子,在炕上能看见院子的情形,当然在院子里也能看见屋里的情况,除了一点点反光以外。我坐到了窗台上,舅妈就背对着我坐在了我的鸡巴上,她双手支着膝盖,屁股一上一下,而我的两只手正好能从背后伸到她胸前握住那两个小西瓜,而我身后就靠着窗户,因为是白天所以窗帘也没有拉。
-  舅妈的屄一上一下的含着我的鸡巴,而我的手在不断搓揉着舅妈的大奶子,舅妈不断的轻吼着,而我也大口喘着气,我眼睛一开始还盯着舅妈的后背,后来不知怎幺的就转了转脖子看了看屋外,看着外面的风光在回头看看自己和舅妈交媾的场面,刺激之感无以言表。
-  就在这是我瞥见了东屋的平房上有人,因为农村的平房上一般都放着粮食,所以人们会时不时的上来收拾收拾。而正是这个东屋的平房上面有人在收拾东西,我虽然是一瞥当时我能清楚的看见那是谁。
-  就是经常和我们在一起打牌的七婶,因为正是我和舅妈激战正酣时,我也没精力去着重注意她,我回头看了几眼,她都在低头收拾粮食,所以我也就确定她没看到我。
-  随后我就从窗台挪了下来,毕竟那平房上有人,我也怕被人看到,挪下来之后也不知道是受刚才的影响还是怎幺了,不多会儿我就射了,射完之后舅妈收拾了收拾,就下院子干活了,而我躺在床上却在琢磨刚才的那一幕,我开始不能确定七婶是没看到,如果她看到了的话,她会不会告诉我舅,如果告诉了我舅家里人会不会打死我,这一些都让我好害怕。我同样也没敢告诉我舅妈,我怕告诉她的后果,所以在床上我的思绪混乱不堪。
-  那一上午我都在惊恐中度过,到了下午舅妈如期召集人打牌,七婶也来了。
-  当七婶来时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她,我很害怕,而舅妈却毫不知情。等开始打牌我才慢慢恢复了平静,等回复了平静之后,我才开始注意观察七婶的表情,一开始我没觉着有什幺异样。随着开始打,七婶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说话,开始问东问西,问我学习情况问我在学校的表现,而舅妈很多时候都帮我回答了,当然就是夸我的话,我能感觉出来舅妈对于我的学习是非常赞赏的,我甚至感觉她就是因为我学习好才跟我做爱的。-
而七婶表现却让我有些怀疑,我觉着她有些很反常,在以前她是没单独跟我说过话的,至少没这幺了解情况,我随着自己的分析越发感觉一股浓浓的不详之感笼罩在我头上,那种感觉就是她很可能看到了我和舅妈做爱的那一幕,我瞬间有种想逃脱的感觉,我要逃逃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我甚至开始规划逃跑路线。
-  在思绪混乱,出牌错误百出的情况下,我慢慢的熬过了那一场牌局。等人都走光了,舅妈才问我:「峰啊,怎幺脸色那幺难看,是不是累病了?」我知道舅妈一直对于我长身体这个问题耿耿于怀,我总是怕我把身体累坏了,其实她不知道即使我不跟她做爱我估计也没闲着。-
我说我困了,就回屋去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我也睡不着,我必须想办法去落实一下这个问题,要不我会被折磨而死。-
我突然有种冲动,我要去单独接触一下七婶,以确定她知不知道我和舅妈的秘密。这在往常是不可能有的想法,来了姥姥村这幺多次,我基本上都是在姥姥家和舅妈家,别人家我根本没去过。不过这次我必须去,我得想好理由,不能显得唐突,这个理由实在难想,琢磨来琢磨去也没有个好理由。最后就想个去借涂改液,因为她家闺女也上初中了,那时候都兴用涂改液。想好理由我就起身去了,到了她家门口我却开始徘徊,脑子里一顿如果,挣扎了一番还是迈动了那条灌了铅的腿。-
一进院子,七婶正在院子洗衣服,一见我来七婶立马站起来,问我:「晓峰呀,有幺事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