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关於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10) 作者:颜心竹
【关於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10) 作者:颜心竹
字数:8194


      (十)

      一大早,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卧室里,映出两具汗水淋漓,纠缠在一起的洁白躯体.

      是我和姐姐。自从我们第一次做爱之后,快四、五天了,我们每天都毫不知节制地互相索求着。

      昨天我们就干到很晚,一起抱着睡着了。淩晨五六点的时候,我起床撒尿,回房之后看到姐姐在黑暗中显得妖艳魅惑的躯体,我开始爬上床,给她舔阴,直
到她呻吟着醒来。

      「阿云……又想要了啊……你不觉得累吗,傻弟弟……」

      「嗯,我忍不住……」

      「可是姐姐好多天没有开工了,今天一定要开工了哦……再做一次,姐姐要休息了,准备下午接客……」

      「嗯……就让我……我们继续嘛……」

      然后,就一直纠缠到天亮。

      这时,我们摆成69的姿势,姐姐背朝下躺着,舌头在我的菊眼周围无比嫺熟地舔弄着,手指则撸着我的鸡巴。

      我则把手指放进姐姐的骚穴里,按压她的G点,同时舌头嘴唇也不断地在她的阴唇外缘游动,按压。

      经过这几天的开发,我们互相对对方的身体几乎是瞭如指掌了,但这根本没有减弱我们对对方的性欲,反而是更加激动地期待,迎合着对方,献上自己的
身体和爱意。

      我爱姐姐,爱她为我所做的一切,在她面前我可以彻底地做自己,什么都不用担心,发泄最本真的欲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呜呜……姐姐,我要……」我被舔得不行了,菊穴收缩着,希望更多地吸进姐姐的滑软舌头,渴求着比舌头更粗,更硬,更满足的东西侵入我的菊穴。

      「阿云……想要什么呀?」

      「要……要姐姐……要姐姐操我……」

      「要姐姐操你哪儿?」

      「操……呜呜……要姐姐操我的菊花……」

      「阿云想要又大又硬的东西插进菊花里面吗……」

      「要……姐姐快给我……」

      突然间,姐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我身体下方溜出来,躺在我旁边。
      「姐姐怎么了……?」

      「阿云……」姐姐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这么想要大肉棒呀……」

      「呃……」姐姐凑我这么近,对我说这个话题,我突然脸红了。

      「阿云,你是不是想被真男人操了?」

      「这个……」

      「哈哈,别不好意思,你又不是没有帮男人口交过,你现在整个人的神态,都快变成姐姐的小妹妹了呢……虽然姐姐知道,因为前几天遇上的倒楣事情,可
能让你对男人的肉棒有点抵触,但是,归根结底,你现在很想被男人好好地抱抱,这样才能做一个完整的,可爱的伪娘,对不对?」

      「是……是这个道理啦,可是……」

      「可是什么?没有可是。姐姐就问你,要,还是不要?乾脆点!」

      「……要。」我点了点头.

      「好!姐姐帮你安排!」

      「怎么安排呀?」

      「姐姐有客户名单呀,有的人说过想操伪娘的,姐姐带你去看照片,帮你选一个帅,身材好,活儿也好的哈。」

      「好啊……可是……」

      「怎么了?」

      「是选一个,然后让他到我们这里,就像往常接客一样吗?」

      「嗯,不然呢?还可以让他和你扮演各种角色喔……放心啦阿云,亲姐姐一定找一个让亲妹妹舒舒服服的。」

      「那个……这算是我和男人的第一次,那我想……」

      「想什么?有什么想法都和姐姐说喔。」

      「想……不想要接客这样的……想自然一点哦。」

      「自然?哦……我懂了,你这个装模作样的小骚货。」姐姐取笑地捏弄我的脸庞。「还装纯情呢!还想谈恋爱呢!要求这么多!」

      「也,也不至於到先谈恋爱的程度吧,那要等多久啊,总之希望,可以是,嗯,有一点偶遇,然后互相有吸引到的感觉,而不是……像客人一样上门来挑的
……」

      「好,好,那你看这样如何——」

      姐姐又很有耐心地陪我商量了半个小时,最后决定是这样:她会选择一个男人,让他看我的照片,但我不允许看他的照片;到了相见那一天,我打扮好,
根据姐姐安排的路线上街,然后这个男人会在中途某个地点遇上我,制造出一种
「偶遇」或是「一见锺情」的感觉.

      「男人的质量你不用担心啦,姐姐选的,你放心就好了……嘻嘻,不由得很期待,你们会怎样发展呢!」姐姐几乎比我还兴奋. 我心里难免有些小不安,但看见姐姐这么积极,我也放心了。

      那天一早,姐姐又好好把我打扮了一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最初尝试穿女装的我了,在化妆,搭配方面已经领教了姐姐许多心得,有自己的意见,甚
至还在一条项链的选择上和姐姐争论起来。

      「好啦……我觉得还是那条水晶的更好,但这条也不差,既然是你的第一次约会,就戴你自己选的这条好了!」姐姐说.

      比起最初女装,现在我的头发已经长了不少,快到肩膀了。我染了偏向欧美系的亮色头发,搭配让五官显得更深一些的眼影和红色唇膏,是我目前为止最
成熟的一个妆容。

      而身上这件裙子,则是有着清丽花色的连身公主裙,让我不安的是,这件裙子几乎是露全背的。因为前些日子曾遭虐待,身上很多地方被锁链缠绕过,还
在地上打过滚,所以我不太放心。多亏姐姐鼓励我,给我信心,还从后面拍照片
证明我皮肤洁白光滑,我才下决心穿上了。

      这件甜美小公主风,但是却露背的裙子,加上略显成熟自信的妆容,和白色高跟凉鞋,现在的我看上去像一个二十岁左右,为自己成年女性的身份而自豪,但又不愿意放弃青春可爱风的邻家女孩。

      姐姐给我加了胸垫,让胸部稍微隆起一点.

      「这个装扮,完全平胸不太好看啦,还是得有一些曲线。」她说.

      「嗯……说得也对。」我不太喜欢用胸垫的感觉,穿女装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舒适,自然的事,但是用胸垫,感觉是假造了一部分肉体,让我不完全是自己。
      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我没有真正的乳房……

      我在手机上装了一个APP,让姐姐随时能通过她的手机知道我的位置,还可以用语音快速求救。姐姐的手机上,也装了同样的APP。虽然店长和他那
一夥人已经被抓起来了,但经过那一次之后,我们俩都必须注重安全。

      於是,再带上一个小肩包,在明亮的阳光下,我出门了。

      「一定要玩得开心哟……妹妹拜拜……」姐姐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对我说.

      我走在路上,低头,看着自己在路面上的倒影。这影子分明就出自於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我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姐姐没有和我说具体会在哪个地方见面,她只是给我安排了路线,说那个男人会选择合适的时候和我邂逅。一想到这点,我不由得心跳起来,东张西望。
但是毕竟刚刚才出门,所以他应该不会就在附近。为了避免让自己看起来慌张,
削弱「偶遇」的感觉,我压抑住四处张望的念头,尽量自然地,彷彿一个人逛街
似的往前走。

      先到某某街,然后做某某地铁,到某商场,经过某某咖啡馆稍作停留,然后……我看着姐姐提供的路线,心想,为什么设计得这么複杂啊!我心里好想快
些见到那个人喔。不过,也正是因为路线很长,我的期待也在逐渐加深,每到一
个看上去可能产生暧昧情境的地方,比如旅馆前面,我的心跳就加快……

      他到底在哪里……长什么样,穿成什么样呢?是不是很帅很高大?还是说,姐姐为了捉弄我,弄一个矮胖难看的……不过应该不至於吧……既然是姐姐选的,至少有一点,肉棒应该很好用……

      我一路上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的装扮虽然不过分性感,但还是吸引了不少男性。每和一个男性的目光对上,我就开始猜测,他是不是姐姐给我找的那个
人,不知不觉脸就红了……

      走了快一个多小时,依然没有男人主动找上我。路线表虽然只走了一半,我心里已经有些急了,要么让姐姐联系一下那个男人,直接见面好了?可是,这
样不是会显得很丢脸吗……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乘上了姐姐给我规定的地铁.

      恰好是这一站,上来很多人,像潮水一样沖过来。我一下子被挤到车厢内侧去了,不得不面朝另一侧的车门站着,否则粉底或者口红都可能贴到别人身上
了。不远处的扶手桿也挤满了人,我只能把一只手搁在不会打开的车门上,保持
身体稳定。

      地铁往前开动了。我心想着,唉,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虽然说我还没有走完全程,说不定那个人还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我,但是也有可能,是看见我
真人但是不喜欢,所以……不,应该不会这样的吧,毕竟姐姐保证了……我可不
想白花这么多时间打扮自己……

      当我轻声叹气,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捞起了我裙子左边,覆盖在我的屁股上。

      我身子一抖,是他不小心碰到了吗?还是遇上地铁色狼了?那只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势头,先是用手指内侧细细地感受我屁股的肌肤,然后手掌变成环状,把我的屁股肉捏在手里,虽然很软很轻,但毫无疑问是在体会我肌肤的手感。

      我身子僵住了,不敢动弹,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好奇。当我正犹豫要不要稍微移开的时候,竟然有另一只手,覆盖住了我的右边屁股!

      怎、怎么,他是双手肆无忌惮地把我的屁股捧住了吗?

      但是,触感有点奇怪耶……如果是左右两只手,那么,两只手的大拇指,应该是在相对的方向……可是这两只手,有点怪怪的,好像方向反过来了似的…


      啊,左边那只手更加不老实了,伸进了内裤,轻轻滑向我的大腿内侧,食指插在我的屁股缝中间,碰到了菊眼……它继续往前……可是,再往前的话,就
会碰到我的蛋蛋,会发现我是伪娘了……这样的色狼,发现他骚扰的人竟然是男
性,说不定会大叫出来吧,那我也太丢脸了。

      左手继续往前,像一把小刀一样竖起来,在我的屁股缝,以及会阴之间来回摩擦……好痒啊,而且越来越热……而食指的前端,真的碰到了我的蛋蛋根部。
      那手指显然犹豫了一下,停下了动作……完蛋,他发现我是伪娘了!
      可是,那手竟然没有停止,而是贴在我的蛋蛋下方,用食指轻压揉搓它的底部……这么说,这个人不在意……看来,他就是姐姐给我找的男人了。姐姐真
讨厌,不是说会自然一点儿的吗……他怎么用电车狼的办法来接近我呢,虽然我
自己也觉得像艳遇似的感觉比较好啦……可是……

      我慢慢地抬起头来,透过车窗玻璃上的倒影,观察站在我背后的人,怀着期待和不安,想看他的脸。倒影一映入眼帘,我发出了「哎呀」一声,如果不是
因为车厢里人太多,我这一声肯定会很引人注目了。

      我之所以会发声,是因为站在我身后的男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怪不得,我觉得那两只手不像属於同一个人的左手,而是一个人用了右手摸我的左边屁股,另一个人则用左手摸右边屁股……

      他们两个人,身高体型差不多,虽然裤子和衬衫不一样,但穿着一样的外套,像是一种球队的制服。不过长相完全不同,一个看起来比较青春明朗,另一
个人长得更成熟刚毅,但也不显老。

      通过窗玻璃,我的目光和他们相对了,我马上羞得把脸低下来。姐姐太坏了,给我找的男人,竟然是两个……怪不得我之前问长相和其他特徵的时候,姐
姐总是糊弄过去。

      啊,也许是因为目光相对了,我也没有声张,他们显然加快了对我的攻击。
      不是两只手,而是四只手都来了。左边的人,右手还在摩擦我的屁股缝和卵蛋底部,左手放到前面,盖在了我的肉棒上面,开始套弄……而右边的人,更
加贴近了我,左手先是搓着我大腿内侧,然后逐渐把手指按压在我的菊眼上开始
按摩,而右手竟然,从我裙子的大开背里伸了进去,伸进我的胸垫,揪住乳头,
触动,捏弄。

      身体和心里上都完全无法反抗的我,任由他们摸弄着,四只大手,都有着充满力道的指尖,修长而又灵活的指节,在拥挤的电车里,肆意玩弄着我身体敏
感的地方……在被姐姐用各种办法玩弄之后,我的肉棒,奶头和菊眼,似乎已经
成为了会无限酝酿快感的增幅器,它们简直不受我的理智影响,碰伤了玩弄过它
们的人,就紧张起来,热乎起来,不知羞耻地迎接着这样的玩弄。

      我低头一看,肉棒已竖起,把裙子前端顶起来,显露出奇特的,不受道德和常规束缚的淫靡感,而那大手在裙下玩弄着,摆弄着我,实在太舒服了,我几
乎能感觉到自己奶头竖起来,摩擦得生痛,而菊眼周围一直在小范围地收缩,扩
张,彷彿在吞吐着一次次充满热气的呼吸。

      「哈啊,啊啊……嗯……呜呜……」我忍不住呻吟起来,为了不让车上的乘客都听见,我用一只手摀住了嘴。但这并不完全有用,我能感觉到在车厢角落,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在看着这边……她眼睛瞪得特别大,像有点吓到了的样
子,她一定以为我是一个正在被电车狼侮辱的少女吧。嗯,这样说其实也没有错
啦,除了我是自愿的……

      那四只大手都加快了速度,开始更彻底的玩弄,我觉得屁股缝,会阴,龟头和包皮连接的地方以及奶头,都像着火了一样……整个身体下部,成为快感的
无限源泉,而竖起的奶头则恰当好处地在我的上半身回应着……啊啊,这两个男
人好厉害,用手就让我……而且,不知为什么,完全没有店长和阿明那样令我厌
恶的感觉,而是带着虽然同样有进攻性的,但彷彿有一种赐予,一种暗自与我的
性欲达成的和谐,溶化在他们的动作里.

      「哈啊,嗯嗯……唔呀……」

      「小可爱,」左边的人凑着我耳朵说,「忍不住就射吧。」

      他这句话放出的温热气息,加上把我们的猥亵之事直说出来达成的淫靡感,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们加快了动作,虽然身体上只有很小的范围在接受抚摸,但那快感已从蛋蛋深处灌注全身。

      我身子往前一倒,几乎完全贴在车门上,肉棒也贴着车门,龟头朝下,根部被压得很痛。正是这痛感,让那些从根部涌上,并且喷出的精液,给我带来了
更强烈的快感。我感觉到它喷在了男人的手上,还有大腿内侧,顺着那儿往下流


      …

      我艰难地低下头,看见地面上沾染了一些白浆,不由得大脑一阵眩晕,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地铁上被两个男人摸射了。左边那个人,更把手指送到我嘴里,
让我吸吮自己的精液。

      地铁停了,车门打开,幸好不是我这一边。他们俩一左一右,扶着我往前走。射过一次的我腿有些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强有力的胳膊支持着,可能会被
疯狂涌出的人群撞倒吧。

      出了地铁后,被他们夹着往前走的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们:「你们……现在……想怎么样啦……」

      「旁边有个我知道的旅馆,」一个人说,「我们去休息吧。」

      「总得伺候我们爽一次才能让你走吧?」另外一个人则说得非常直白。
      「嗯……那你们……带路……」我毫无反抗意志地回答着。

      我们来到地面上,不多时就进入了一家酒店,要了钟点房。在常人看来,我们是两男一女的组合,总觉得酒店的前台打量了我一下,但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

      在这一小段路上,我瞭解到长得青春一些的程允,成熟一些的叫佑三。他们是同一所大学的拳击社成员,所以穿着一样的队服。

      这是一家没有什么特色的廉价旅店,我们的房间很窄小,对於高大的他们来说,都有点儿局促了。但是,这不重要……

      一进房,他们两个就抱起我,把我往床上一扔。

      「哎呀!」这两人力道有点大,我在床上使劲弹了一下。

      而他们,很快就把外衣和裤子脱下来,露出覆盖着小麦色肌肤的强壮肌肉来。幸好他们是拳击手而不是健美运动员,肌肉虽粗大,但是却保留着优美的流
线,不会看起来过分肿大,让人不想伸手去抱。

      我看见了他们两人的肉棒。程允的更长,略带上弯,佑三的更粗,龟头更接近棍棒粗头那种缺乏弧线的形状。

      「你看她,」佑三说,「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还不快来?」程允说.

      是……这样吗?我自己没感觉到,但我真的在看见他们的肉棒后,开始分泌唾液了吗……好像是这样的呢。嗯,好诱人的形状,和光泽……

      他们两人站上床,我跪着,开始给他们舔弄肉棒。我先捧起程允的,舌尖在卵蛋根部舔了好几下,然后一直往上,让热流随着舌尖,一直引导到他的龟头,再钻入马眼;性子比较急的佑三,拿着自己的肉棒,扇打我的半边脸,让我赶紧
也伺候他。於是我转过头来,把他的整个大龟头都含了进去,感受着龟头压过我
的舌头,顶到喉咙里. 强烈的鸡巴骚气,猛地灌入我的鼻子,让我头晕目眩。

      「唔唔……唔嗯……咝咝……」我一边舔着,一边贪婪地吸吮着他们器官的气息。他们有时候忍不住,按住我的脑袋把肉棒使劲往里面捅,根据我和姐姐
一起伺候男人的经验,证明我的技术让他们想索求更多。

      「啊啊……小骚货,技术行啊……」佑三说.

      「皮肤也太光滑了,好久没有让这么漂亮的小美女帮我口交了。」程允说.

      他们明知我是长着鸡巴的伪娘,却还用美女来称呼我,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讚美和肯定,也刺激我吃得更卖力了。

      「我忍不住了,」佑三说,「先别舔了,我要操你。」

      「嗯嗯,你想要我怎么样……」

      「躺着!」

      已经彻底剥光的我平躺在床上,双腿叉开. 房间虽小,但显然是按照打炮这个目的来配置家具的,床边就有大镜子,我能看见佑三,这个强壮,挺着硕大
鸡巴的男人,掰开我的双腿,压住我,臀部往下,准备插入的样子,心里更兴奋
了……

      他没有马上插入,而是抓着我的细腰,往前推了一把,让我挪到更中间.我爱死这个动作了,让自己有成为玩物,被随意摆弄的感觉……然后,我就感觉
到他的硕大龟头顶着我的菊眼,慢慢深入。

      「啊啊……!」我的舌头挂了出来。太粗大了,比姐姐用的双头龙还粗,我感觉到自己的菊眼彷彿城门,在拒绝着一次力量强大的冲撞,但这种拒绝是徒
劳的。佑三扭动臀部,像钻孔机一样,让他的肉棒,上下左右挪动着推开我的菊
门,插进体内。

      「啊呜呜……!痛……!」我真心觉得痛,但心里却明白,等他动起来,很快就不痛了,那时候的我,只会想要更多……

      佑三抓住我的腰,我看见他为了抽插做准备,腹部的肌肉变得坚硬起来,然后他用力一挺,再一抽,我感觉到了他肉棒的第一次抽插,和我菊眼内的第一
次搏动。这两者之间,似乎还没有立刻马上适应,还在尝试着怎么接受对方,放
弃全部的阻力……

      噗哧,噗哧,噗哧的声音……开始了,佑三强有力的下半身运动着,一次又一次,突破我的菊眼,用他深色的肉棒,探入我娇小的体内……啊啊,抬头看
着他努力,愉悦的样子,好喜欢……

      「喜欢吗?啊?喜欢被大鸡吧操是不是?」他说着。

      「喜欢,唔嗯,人家要,用力嗯……啊呜呜……」

      而程允则坐到我的脑袋旁边,把肉棒往我嘴里塞。我连忙接住,贪婪地吞吃舔弄。但是因为下身接受着佑三的撞击,让我没办法很好地口交,又怕牙齿咬
到程允,所以舔了一会儿就吐出来了。但是程允不乐意,继续狠狠把肉棒朝我喉
咙塞,这一次深深地侵入,被我的喉咙肉夹住,想吐出来都不行。

      「呜呜,呜呜!」我挣扎着,脸憋红了,呼吸困难. 程允发觉了,就拔出来,给我一点儿缓过来的时间,再深深插入。他用操逼的办法对付我的小嘴,轻
插三下,龟头紧紧停留在舌头后部,再猛插一下,整个都捅进去,把阴毛都扎在
我的脸上。

      而佑三则毫不留情地攻击着我的菊穴,双手抓住我的膝盖后部抬了起来,使我的小屁股都离开床单了,承受着他向着斜上方三十度的肉棒的冲击。

      「啊!啊!」他每狠狠撞一次,我都难以自控地用大声淫叫来回应,而这「啊」的声音,总是因为程允把鸡巴插入我的嘴,而变成「唔嗯」。

      太满足了,太肉欲了,我觉得整个人成了全凭他们捏弄的一个橡皮玩具,他们的肉棒就是塑造我成型,让我彻底暴露出淫荡一面的,万能的性欲之神赐给
我的器具……

      「好爽,你这个小骚逼,喜欢我的大鸡吧吗,嗯,这么厉害的鸡巴尝过没有,操,干死你这个小骚货……」

      「嗯嗯,干我,我还要唔(程允插我的嘴)……唔噗哈,大鸡吧哥,干死人家嘛,小骚逼还想要呜(又被插嘴)唔唔……」

      「叫我老公,快,你这个骚货,快叫!」

      「嗯嗯,老公喔喔唔(被插嘴)……噗哈,阿云我就是你的骚老婆,你养的骚逼唔……(被插嘴)……」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整个人完全被他们的男性荷尔蒙征服,原来我是这样的吗,女装不仅是一个奇特的兴趣,我要成为这样的女人,喜欢成为这样的
漂亮风骚女人,大鸡吧男人胯下的玩物……

      「老公要射了……!啊啊——!」

      「要,射给我,老婆要……」

      佑三整个身体往前倾,我觉得自己简直都要被撞碎了。他把我的身体高高顶起,龟头深入到让我简直觉得可怕的地方,然后猛地喷出滚烫的热流,咕叽咕
叽地灌注进我的直肠.

      「好了,轮到我了。」程允说. 他还不等我缓过气来,抓住我的双肩,翻过来,成为小狗的姿势。佑三留在我菊眼里面的精液还在汩汩流出,没有流尽,
程允就把他的肉棒插了进去。这一下,几乎没花什么功夫就插入了。

      程允以他不同的节奏操着我,没有佑三那么粗暴,而是让他更长的肉棒,更全面地刺激我体内的每个部分。我爽得没办法用双手支撑自己的身体,而是上
半身伏了下去,让屁股翘得更高,接受奸淫。

      「呜呜,好喜欢,我还要,操我,我也叫你老公好吗,嗯嗯呜呜……」
      「叫,快叫,你就是我们共用的大骚逼老婆,精液厕所,啊啊,好紧……」
      「嗯嗯是的,给人家嘛,人家就是程允和佑三一张床上享用的骚老婆,啊啊,好粗,不行了,要坏掉了……」

      「妈的,没想到这么骚,咱俩真是捡到宝了。」佑三说,「不光是这么漂亮的伪娘,还骚得不行……」

      ……等一下啊,他说是捡到……?

      这时候,我扔在床头的手机竟然震动了。我把手机拨弄过来,看了看屏幕。
      是姐姐的短信。

      「阿云你到哪里去了!不会是迷路了吧?给你找的客户等了你好久,你怎么还没出现啊!」

      这……

      难道……

      结合刚才佑三「捡到宝」那句话,看来……

      他们俩,真的不是姐姐给我安排的男人!

      确实只是,两个喜欢伪娘的地铁色狼!

      可是……

      「怎么了?」程允一边操我一边说,「有人找你?」

      「这小骚逼一定很忙吧?」佑三说.

      「不……不是,没什么呢。」我把手机推到枕头底下放着。

      他们俩不是姐姐给我安排的男人。

      可是……那又怎么样?

      「别管那个嘛,」我对程允说,「再用力,唔唔,老公,好深,好爽,老公,射我里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