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宋末情侣江湖路】(15)【作者:天谴淫人】
【宋末情侣江湖路】(15)【作者:天谴淫人】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

  慕容启与韩冰依偎在一起看完江帆写给他们的信后互相对望一眼后慕容启道:「江兄弟,还真是天纵奇才,月余时间就俘虏了小妹芳心,只是他还这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怕到金陵后更闹得不可开交」

  韩冰轻抚着肚子嫣然一笑:「兴许夫君是在空自担心呢,兴许他有绝对把握可以哄得他那小娘子开心呢夫君只要照做就是了免得节外生枝」慕容启抬头看着窗外谁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话虽如此但是必经事关我慕容家名誉岂能草率」
  韩冰拉着他胳膊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早点休息吧,明早还要你亲自跑趟天台去把馨瑶妹子接来,免得生出什么差错」

  慕容启爱恋的抱住她「是啊,娘子我们是该早点休息了,别累着小宝宝了」
  韩冰轻拍他一下:「相公你好坏,呀,不能的,小心伤了小宝宝」

  「夫人这几天憋得难受啊」

  「少来了,没有我的那几年你是怎么过得的」之后是一片寂静,不多时床榻上传来了二人轻微的鼾声此时叶馨瑶有些无奈的坐在浴池里被迫享受着李大牛那肥厚宽大而又粗糙的手掌在自己娇躯上四处游走为自己打着香皂搓洗着肌肤。
  本来她与江帆二人同时进去的浴池都还宽敞无比,现在换成李大牛进来就像一座肉山一样占了一多半空间,自己坐在他腿上就像个小女孩坐在大人身上一样。
  看着那和自己芊腰一样粗的两只大腿并拢着自己坐到上面倒像是坐在一个结实厚软的肉垫上一样,怎么也想不到看似肥胖的皮肤下竟然有着坚实的肌肉,只有后背靠着的胸腹传来毛茸茸软绵绵感觉告诉自己是坐在一个肥胖如猪的人怀中。叶馨瑶从没想到这个平时在她面前木纳呆傻,对她敬若神明的丑人自从在占有了自己身子后竟然宛如变了一个人,不但脸皮其厚无比能说会道一些歪理竟然还敢对自己肆意搂抱粘黏无比。

  这两天每天都找各种借口与自己大被同眠不说,在自己洗澡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身边嘴上说着是帮自己洗澡搓背,但是现在双手紧紧捂着私处敏感部位的她望着从两条玉腿间伸出朝天昂扬的笔直肉棒上猩红骇人的巨大龟头又丑陋,又恐怖,棒身上一根根血脉贲张的青筋鼓凸骇人,龟头最前端一个寸许的「小孔」正一张一合的吐出透明清澈的液体。那还不知道李大牛心里想的是什么。

  叶馨瑶从没想到一个男人性欲竟然如此之大,才过了两天时间李大牛就又恢复了龙精虎猛的状态,这两天要不是她一直装可怜卖萌,恐怕现在又是躺在床上被插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吧。

  随着李大牛一双大手在她身上不断活动,她那双紧捂着私处的手背也不时的触碰住那盎然直立的肉棒上,感受着那坚实滚烫的火热温度她心里也清楚再不想法离开李大牛的话自己是迟早避免不了被他再次插入奸淫的命运。只是自己能去哪里呢,去金陵找江帆去吗?

  想到他们俩自从来到异世后,一直是江帆为她遮风挡雨好不容易有了一份家业基地交给自己,难道自己要放弃吗,纵然是逃离到了江帆身边自己怎么对他说呢,难道说假话自己太想念他离不开他吗,那样以后他会不会小看自己。叶馨瑶心里天人交战难以决断。

  李大牛这时候心里是舒爽无比的,胸腹贴紧叶馨瑶光滑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肌肤,大肆地抚摸着怀中娇嫩可人的柔软玉体只觉得意气风发心中自得不已,年以三十的他虽然没有成亲可是现在怀中少女却是犹如自己妻子一样,不但长得漂亮,气质也好,娇躯也曼妙,这两天他一直抱着她同眠。

  少女身体每一寸肌肤什么都感应到了,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软的地方软,该弹的地方弹,凹凸有致,青春富有活力,又娇嫩如玉米籽,一掐一股水,甚至身体上的香味,比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更独特,让从没经历过女人的他很受用。

  只是这两天他心里和身体也是十分煎熬难受,初尝性爱的他十分怀念那种插在少女体内的美妙滋味,但是这几天却只能抱着这软玉温香的娇躯不能肆意抽插,每当他想要强行按着少女插进去的时候,望着那泪眼涟涟充满哀怨的天仙容颜又不忍心伤害她!

  李大牛现在就像是个坠入情网的霸道男人,在占有少女贞洁后就把她当做是自己媳妇看待了,心里对叶馨瑶是爱恋极了,不舍得离开她又不忍心伤害她。丝毫忘记了叶馨瑶是江帆的妻子忘记之前自己说过的话只愿和她有一夕之欢就满足了不敢奢求太多。

  现在他的脑海中想着的全是既然自己已经和这个天仙少女交合了,现在这个绝美少女就是属于他李大牛的,希望能天天和少女共赴巫山云雨交颈而眠。
  叶馨瑶能明显感觉到李大牛的心跳和呼吸都不对了,听着那逐渐加粗的呼吸在慌乱与紧张万分中不能自禁地一阵颤栗,美若天仙秀丽清雅如雪的娇靥上不由自主地迅速升起一抹诱人的晕红。她急忙装作疲惫可怜的表情睁着那双水灵灵眼睛抬起头柔声对李大牛说:「大牛哥,瑶瑶现在都已经很累了,你把我送回房间好吗?」

  李大牛听着少女那如空灵天籁犹如仙音的声音强自压下心头的升腾的欲念。
  对这个美貌的少女的要求大牛总是很难拒绝!回到卧室后,叶馨瑶又像昨天晚上那样推着大牛往房门口走去:「大牛哥,你下去把火炉柴火添好了再上来好吗,不要像早上那样又把瑶儿冻得难受了」

  李大牛不好意思的摸了下头:「馨瑶妹妹放心,今天我晚点睡觉,也要把火炉烧好」

  昨晚李大牛在叶馨瑶睡着后又偷偷爬上她的床后,夜半火炉柴火烧尽熄灭后温度骤降,叶馨瑶感觉温度变冷后,在睡梦中不由自主的钻到李大牛怀中了。
  早上醒来后叶馨瑶看到两人肢体交缠的羞人姿势后难掩愤怒,羞愤难耐的说了李大牛几句,结果李大牛反而被她生气的样子逗弄的性欲大发,低头连连认错的情形下一边对她上下其手好在叶馨瑶及时的雨带梨花装委屈可怜才避免了被李大牛插入命运。

  叶馨瑶看到李大牛下楼后急忙在衣橱里,取出亵衣亵裤穿上,这次不但穿了个肚兜,完了后上身又穿了件长袖亵衣,至于长袍睡裙是不敢再穿了,穿那个太方便李大牛伸手进去抚摸她肌肤了。

  穿好衣物躺床上提心吊胆的好半天看到李大牛没上来才不知不觉的放松心神沉沉睡去了。这时候的李大牛在火炉房拿着叶馨瑶亵裤已经撸完一番了,算是缓解了一番高涨的情欲,所以才没着急去叶馨瑶卧房休息。

  男人射前是色狼,射后是圣人可是这真理却用不到李大牛身上,痛痛快快的射完后,李大牛随手把精液浸透的亵裤扔到自己床上,总感觉不如插在馨瑶妹妹的身体里舒服。「要不然就一次,我只做一次,馨瑶妹妹没有我力气大,只要压着馨瑶妹妹做一次就可以了。或许馨瑶妹妹也愿意做,只是害怕我的东西大不敢开口的,我可以试下,只要馨瑶妹妹下面出水就是愿意和我交合的」

  李大牛躺在床上反复思考良久最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何时的借口,于是也不穿衣服就这样光着身子把火炉柴火填满后,上楼直奔叶馨瑶卧房

  叶馨瑶正在睡梦中猛然惊觉自己被人抱在怀中,一只大手正在揉捏着胸前饱满乳房,脑中第一个反应是还是没躲过吗?睁眼一看察觉自己亵衣和亵裤衣带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自己正被李大牛抱着坐在他胯间,大腿和私处清晰的感觉到他那根肉棒的火热和坚硬。

  想起一会大肉棒会深进入自己体内,下身那样深的地方都会被「它」侵入、涨满┅┅迷乱瑕思中的叶馨瑶耳红心热,花靥羞红,秀色娇晕不可方物。

  「大牛哥你不能这样,会羞死人的……」叶馨瑶羞红着脸挣扎着说道:「大牛哥……你……不要……不行……大牛……我是……唔……不……唔……」
  欲火焚身的李大牛,无视她的惊慌,一只手紧紧勾着她的头部,火热的双唇紧紧裹少女玉唇舌头向其口中乱顶,一只手的在她丰满的胸部抓捏。叶馨瑶紧咬牙关,不让其进入,李大牛只得在外亲咂,觉那少女双唇如柔嫩光滑,甘美爽口,叶馨瑶口中清香不时传人李大牛鼻中,沁人心脾。

  叶馨瑶被李大牛亲咂得哼哼唧唧,不停晃动娇躯,感觉口中被堵个严实,气喘得不畅,李大牛那舌头在她口中乱冲乱撞,如撒泼兔儿一样。过不多时,
  叶馨瑶终于败阵,启开玉齿,李大牛那滑溜溜舌头立即伸了进去,在口内四处探试。

  少女那甘美之香津亦流了许多於李大牛口中,甚是甘甜,如那久酿之蜜儿一般,遂吞下几口於肚中。

  叶馨瑶樱口原本就不甚大,被李大牛这一个舌头送时就把个小小樱桃口儿塞得个满满当当。

  叶馨瑶感觉那舌头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那舌头。

  她自己的舌头被李大牛所俘,也将自己舌尖吐在他口里,那舌尖刚往李大牛口中一伸,遂被他舌头紧紧搭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叶馨瑶惊慌的扭动,挣扎的想推开李大牛,但李大牛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她的亵衣裤腰里,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李大牛的手伸在她两腿间,不断的抚摸,坚硬的宝贝在她的大腿侧,一跳一跳的往复磨着。

  由於生理上的自然反应,渐渐的,体内慢慢地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刺激,潜藏的本能欲望开始苏醒了。叶馨瑶挣扎的身躯,逐渐缓和了下来,呼吸也逐渐急促着,她被李大牛挑逗起强烈的生理需要了。李大牛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叶馨瑶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也发出细细的呻吟声,李大牛扯掉她的亵衣和肚兜,饱满的娇挺乳房,顿时就弹了出来,双峰是格外的挺拔,触手之处弹性十足。

  李大牛本能的低下头来,一只手包住乳峰,指尖轻轻捏弄她柔嫩的乳尖,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地上翘挺立,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彷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舌头在另一边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着那粉嫩娇小的乳头叶馨瑶感觉自己的乳头在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忍不住的发出呻吟:「大牛哥。……不行……我……不……大牛……不……不……不要……」  啊……「两个玉乳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李大牛将半裸的叶馨瑶环腰托抱着,腹下硬梆梆的宝贝,隔着亵裤顶在她的小腹下,感觉她已湿淋淋的亵裤,已经贴在自己的小腹上了,于是将她推倒在床上,感觉胸部一凉被李大牛放开了叶馨瑶忽然羞愧的、将双手掩住胸部,紧紧闭着眼睛。

  而李大牛则趁机脱下叶馨瑶的亵裤,随着亵裤离体也完全露出了修长的双腿,充满了青春感,肌肤白嫩,好像用手指弹一下就会破开的样子。

  两腿间神秘的三角地带下呈现出一片粉红色的娇嫩玉溪,两瓣微薄的贝壳勾勒围画成一道曲线优美的蜿蜒细缝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花房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

  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阴唇的外边,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就是自己快乐的源泉李大牛俯下身就趴在美少女胯间吸吮着那清甜蜜汁。
  叶馨瑶臻首乱摇,嘴里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不要……大牛……这样不行……我是江帆妻子啊……大牛……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在李大牛吸舔下她来了一次高潮叶馨瑶羞愧的、将双手掩着脸,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着。

  李大牛用脚撑开她的双腿,又迅速的压在她的身上,一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轻轻地抵在那早已溪水横流的桃源洞口,握着那根异於常人粗大的阳具,用那紫红色还喷着热气的大龟头,轻刮撩拨着叶馨瑶那两片俏美粉嫩又湿润的阴n唇,和那浅红色的阴蒂。

  过了那么二十多秒而已,整个大龟头立即被少女香喷喷、乳白色的蜜液沾湿浸遍。

  李大牛拿着大龟头掀开了她两片滴着蜜汁的阴唇,即时感到蜜壶内传来一阵阵吸力,似是欢迎有未来主人的提前到访。他腰部微微一用力顿时吐着透明粘液的龟头前端就陷进那粉红的花穴里,在往后就感觉花穴口一阵禁锢一股紧窄的阻挡难以继续深入了。

  叶馨瑶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双手抓着床单,不停的拽捏着。李大牛看着叶馨瑶含羞挣扎的神情,李大牛一手扳开她双手掩住的脸,抬头将嘴迅速盖住她的嘴,一只手更用力搓揉着她娇挺饱满的乳房。

  在叶馨瑶的柔弱反抗下,李大牛的肉棒也终于成功慢慢深入了她的身体,温热的肉璧包裹着李大牛的宝贝,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无论如何,如今终于再一次进入这天仙般女孩下体的紧嫩肉穴里了。,李大牛的内心与身体,都终于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此刻,他只想要在这温柔婉约少女柔软娇嫩的身体上,尽情的享受这一切。

  「好多天没有碰你了馨瑶妹妹,真是想死我了。」趴在叶馨瑶的身上,
  肉棒在叶馨瑶的阴户里缓慢进出着,他胯部轻轻撞击着少女柔嫩的屁股,同时,他的嘴唇,在叶馨瑶的耳后温柔的吹着热气。

  李大牛把全身的体重压在她的上身,使叶馨瑶平坦白皙的腹部向上凸起,他的胯部就紧贴着她下腹的冰肌雪肤上,粗硬的阴毛不停的戳在少女薄嫩的外阴粘膜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安静的床上格外的清晰。

  叶馨瑶此时纵然再万分厌恶李大牛,可当他的大鸡巴直插入自己娇小紧窄的阴道内,开始缓慢地抽插冲刺时。她也就只有羞涩无奈的认命了,嘴里娇柔婉转地含羞呻吟

  「嗯……嗯……轻点儿大牛哥……」叶馨瑶的躺在床上,一双美腿被李大牛蜷曲着弯起放在腰间,白皙修长的双手,紧紧抓在面前的被子上,极力忍受着从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

  「轻点儿吗?可是大牛在你身体里太舒服了,总是忍不住要狠狠的爱你的」李大牛的速度略微加快了一些,同时用戏谑的语气,故意言语挑逗着叶馨瑶
  「讨厌,大牛,嗯……你真是坏死了……」叶馨瑶娇羞的嘤咛一声。

  「那你喜欢我现在坏吗,馨瑶妹妹?你是喜欢我是快快的呢,还是慢一点」李大牛忽然停下抽动问到。

  叶馨瑶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只觉那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她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眼见叶馨瑶终於放弃抵抗,李大牛看着叶馨瑶那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灵秀清纯之气,也更加突出她的聪明伶俐、温婉可爱。

  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

  望着少女美丽清纯的脸庞,李大牛忍不住吻上她的红唇,叶馨瑶羞涩的闭上眼睛,默默的接受他的热吻。

  李大牛狂吻着少女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叶馨瑶推入情欲的深渊,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李大牛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李大牛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李大牛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他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他们的嘴唇象一对情侣般互相拼命地吸吮,仿佛要将对方吸进体内,李大牛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少女温润的樱唇,叶馨瑶也熟练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引导他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内。

  李大牛的舌尖舐舔着少女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她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
  叶馨瑶尽量张开嘴巴,让他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
  李大牛的手掌不断地爱抚叶馨瑶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雪峰随即给挤压,柔软乳房酥软的感觉实实在在传达到脑门,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他的下体更是深深埋在桃源里,淫水一丝丝的往外溢,助长了肉棒抽送的速度,快感更是像电波一样传到脑海。

  寂静的深夜里房间中里响着少女甜美的呻吟和睾丸拍击她臀部的啪啪啪啪声,夹杂着李大牛沉重的喘气声「嗯嗯……」叶馨瑶闭着眼睛享受着快感一波波袭来,叫床声也越发的高亢。

  「啊啊……哈嗯……你、轻点……别这么快……」约末这样的大力抽送让叶馨瑶有些吃不消,惹得她开口求饶,但是这求饶呢夹带着一声声淫荡的闷哼及娇媚的喘息,李大牛只会越来越兴奋,岂有棒下留情的道理?

  只看得他又是一轮冲刺,「舒服吗?……粗不粗?大不大?」李大牛粗重的喘息喷在叶馨瑶的耳际,温热的气息喷在脸庞上,还带着这些淫话,她意乱情迷的状况下,竟然也回答:「舒服……哦哦……顶到了!……太粗了……你慢些──」

  语末声线越来越高,支离破碎的语句和音调让李大牛联想到她大概快高潮了。
  果然,在这样强力的抽送下,叶馨瑶小穴紧紧的咬着他的肉棒,阴道开始一抽一抽的不规律抖动,「我要到了……啊啊啊……」此时叫床声甜腻的在最高处停下,叶馨瑶全身一松,到了高潮。

  而李大牛的肉棒被少女小穴这样咬得紧紧的,他气喘吁吁的抱紧少女后背,将头低在叶馨瑶耳侧秀发处,「我也要射了……哈斯……」

  说着狠狠顶到最深处,往外一拔!「不,不要射里面,快拔出去。啊……啊……啊……」叶馨瑶酸软无力的手臂推着李大牛胸前,话音刚落就被强劲有力的热流又送上一波高潮。

  叶馨瑶刚高潮的小穴紧的很,李大牛这一拔竟然只拔出一半,那大鸡巴就颤抖着吐出精液,李大牛于是就又将拔出一半的大鸡巴往深处一送,也将一股股浓精灌入深处,在释放的同时还不断用力的抽插几十下后才一动不动的伏在少女身上。

  良久才一个侧身,搂着叶馨瑶与他面对面的躺着。

  这时叶馨瑶双眼紧闭,胸口不断的起伏,似乎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回神来,她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李大牛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沉醉在泄身的高潮快感中。

  看着少女这副妖艳的媚态,李大牛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村里的几个玩伴都结婚生子了,但他们的婆娘那比得上现在正和自己合为一体的少女,那天自己要是把馨瑶妹妹带回去准羡慕的他们流口水。

  叶馨瑶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胸前玉乳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胸膛轻轻的磨擦,更令李大牛感到万分舒适。

  拥抱后良久感觉到深入少女体内的鸡巴因为体位不对,脱落出一截,他调整了下姿势又把分身送进少女体内让两人下体紧紧相贴后,就拉过被子盖住两人,搂着少女进入梦乡。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