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疯神绑】(02)作者:heshiwen
【疯神绑】(02)作者:heshiwen
字数:121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回

           架下悬吊悟真言醉汉再施虐

           桌上摁粽知嗜好醒妞重受奸

  诗曰:

  午夜酒醒嫩妞懵,娇躯赤裸浑身绳;

  弄索村夫正兴奋,吸趾舔莲玩肉粽。

  急问绑我为何因?答言捆你练缚功;

  什么时候放俺走?猴年马月说不定。

  半仙算就姻缘事,好运今至应珍重;

  话毕一杆进花蕊,女孩无奈随插冲。

  书接上回。

  「这么漂亮的一对xiao脚丫,要是能天天捆绑着玩耍,那才舒服呢。」
  拿着挽了一个活扣的细鞋带,他眯着眼睛,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欣赏着女孩被紧紧捆绑起来的两只嫩脚丫,爱怜的用手抚摸着凉凉的脚背、脚心和脚趾,手感甚是舒服。

  「真是一个天生的xiao尤物呀,也不知道她爸爸、妈妈是如何把她创造出来的。」

  暗叹了一声后,他将鞋带先放下,伸过手去,拉着女孩脑后提吊双手剩余下来的绳子,将两根绳头合在一起,一只手把女孩捆绑着的双脚提起来往她的屁股上一按,另一只手将绳头从脚腕处的绳扣中穿出来,晃一晃抽紧。

  女孩的身体轻微的动了动,好像还呻吟了一声,声音虽然很xiao,但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么快就要醒?才她娘的刚玩了一次,估计黄酒她喝的不是太多。」
  急忙停下手,他静静的观察着动静,还好,女孩歪着头依然昏睡着,看来,得尽快把她绑好,就是她一会儿清醒过来,浑身上下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难道她还能飞了不成?

  想到此,他把女孩翻成侧身躺着,接着抬腿蹬在竹床沿上,将脚伸到女孩的脖颈前面别住她的尖下颏,然后,一只手紧拽着已从她脚腕中间穿出来的绳子,另一只手勾住女孩脚腕处的绳扣,深吸一口气后,两手一齐发力。

  竹床发出「吱呀」一声响,连接手脚的绳子瞬间绷紧,伴随着他手上力量逐渐的加大,女孩的身体一动一动的被绳索牵拉成弯弓状态,捆绑在一起的两只xiao脚丫,一点一点的向着她的脑后靠近,脚趾尖都挨着马尾辫了。

  女孩又哼了一声,但他不为所动,继续一下一下的收紧着绳索,只到她的手脚在脑后挨靠在一起而绳子实在拉拽不动的时候,他才停下手来。

  往里推一推紧绳时女孩被拽拉出竹床沿外的腿脚,他一只手固定住绳子不让其下滑,另一只手拉着绳头,往她捆绑在一起的xiao脚丫上中间的绳缝里穿出来,晃一晃又紧勒了两下,然后抽紧。

  女孩的呼吸好像有点急促起来,她的眉头紧皱着,xiao嘴微微张开一条缝,脸上挂着一种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表情,看来,她很快就要从昏睡中醒过来了。

  不去想女孩这会儿的感受,他把她的双脚又往上推一推,先挽扣打上结,跟着,再拉紧剩余的绳索,在连接女孩手脚、绷得紧紧的绳子上,由下往上缠绕着,当缠绕到脑后的双手处时,将绳子分开,一挽一勒,打结后将所剩无几的绳头塞进绳子的空隙里,弄一弄平整。

  女孩的手脚已被捆的变了颜色,绑脚腕的绳索,一是太细而且绑勒得很紧,绳子都陷入肉里边了,二是又被极限提吊到脑后和双手连在一起,驷马攒蹄的捆得结结实实像一只肉粽子似的,要不是女孩酒醉昏睡着,这样紧的捆绑,估计她早就受不了啦。

  笑着拍一拍双手,他将女孩弄成面朝下趴在竹床中间,绳子绑得太紧了,她这会儿只剩下xiao肚皮还接触着床面,昂头翘尾的样子,真是太刺激人了。
  女孩驷马攒蹄的趴在那里,虽然仍旧昏沉沉的没有从沉睡中醒来,但她鼻中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

  伸手抚摸一下女孩驷马攒蹄被捆绑着的xiao身子,手感真是不错,又用手推了她一下,女孩就前后晃动起来,胳膊上、肩膀上、手腕上和脚腕上缠绕、紧缚着的绳子,好像一瞬间都被收得特紧了。

  他的脸上挂着笑,一边目不暇接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边揉捏着xiao丫头已被捆变了色的xiao手、xiao脚,一种征服的欲望和满足感,使他自己的身心,从里带外都透着爽快、透着舒服。

  他的双手,乐此不倦的玩弄着女孩紧紧捆绑在一起的两只嫩脚丫,又揉又捏的揉搓着,心中兴奋异常。

  轻轻的用手指甲,划一划女孩已被捆得变了颜色,冰凉、冰凉的两只xiao脚心,一阵又麻又酥的感觉涌上心头,奇妙爽快的滋味,刺激得他的两腿间又有动静了,大老鼠高高的向上翘起头,不安分的一弹一跳着左右摆动,仿佛在寻找着进攻的目标。

  内心深处一股黑色的火焰,四处燃烧,压仰着的欲望,一波波、一浪浪的再一次袭来,弄得他抚摸、玩弄xiao丫头xiao身子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肚子里「咕噜」的响了一声,提醒了有点忘乎所以、又起了荒唐念头的他。
  「慌什么慌,正事还没有干完了,你就开始闹情绪,真会挑时候。」

  晃一晃大脑袋,他似笑非笑的拍拍肚皮,伸手将刚才放在竹床边上、一头已挽了一个活套的细鞋带拿起来,用手捏住女孩的两颗xiao鸟头似的的大脚趾,把绳扣套上去,弄到趾根部后,左右晃一晃先抽紧。

  紧接着,他一圈、一圈的用细鞋带在趾根部紧紧的缠勒了两三圈,再横着把带头从脚趾下面的空隙中穿出,一点一点的把细鞋带抽出来后,拉紧带头,再从两颗趾头的中间勒入进去,然后,两根绳头交汇,,牢固的打上结。

  用细鞋带把xiao丫头的两只嫩脚趾紧紧的捆扎好以后,他低下头,伸嘴先在两颗被细鞋带绑扎在一起、已变成紫葡萄似的嫩趾头上「吱」的亲吻了一口,跟着又拿起另一根鞋带,从脚趾中间的空隙里穿到另一面,抽出来后挽扣扎紧。
  拉着带头向上,一只手按着xiao丫头捆扎在一起的大脚趾使劲往下压,另一只手把带头从她脑后连接手脚的绳套里穿出来,用力的往下勒拽,眼看着xiao诗雯的两颗已扎成紫葡萄颜色的嫩趾头,弯曲勾挖着几乎挨着她的后脑勺。
  按压着xiao诗女孩脚趾的那只手伸上去,捏紧鞋带,固定住不让其下滑,另一只手,把鞋带头从两个脚趾中间又穿一道,然后勒紧。

  再拽一下细鞋带,用剩余部分,在xiao丫头捆扎着的嫩脚趾上又缠绕了两道,最后,在她弯曲反勾着的脚趾上,挽扣打结。

  「真她娘的漂亮。」

  左右检查一下自己的杰作,又把鞋带头往女孩脚趾处的空隙里一塞,弄一弄平整,然后,摇一摇头,按一按心头的欲火,用手捏一捏xiao丫头提吊在脑后,已被捆变了颜色、握成xiao拳头的两只xiao手,凉凉的、滑滑的,感觉十分爽美。

  女孩又轻哼了一声,xiao身子好像也扭了一下,看来,醉酒昏睡的她,很快就要醒过来了。

  「嘿嘿,闺女呀,不,现在应该叫媳妇了。」

  他笑了两声,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抚摸、玩弄着女孩的xiao脚丫,一边感受着美妙的滋味,一边又自言自语的说道:「都绑成这样了,你现在醒过来也没关系,除了能喊叫两声,难道你还能飞了不成?」

  这样昏迷不醒而且被捆绑成驷马倒攒蹄造型,估计女孩从xiao到大,都不可能尝到过这个滋味。

  说句心里话,女孩的xiao脚丫,长的太漂亮了,粉红白嫩而且娇xiao玲珑,现在被绳子、鞋带绑扎在一起,给他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正在胡思乱想着,他的肚子又响了一声。

  「该吃点东西了。」

  他立起身,将刚才准备塞女孩嘴巴的毛巾拿过来,然后拖起xiao丫头,将她肉粽子似的xiao身子,搂在自己怀里坐了下来。

  双手托住女孩的身体,将她仰面朝天的放在自己的腿上,捆绑在身后的xiao脚丫,刚好压在自己一柱冲天的大老鼠上,爽快的感觉传上来,令他的心头又是一阵狂跳。

  静一静心神,他将毛巾揉搓成一团,然后,一只手捏开女孩的嘴巴,另一只手把毛巾团一点一点的塞进她的口中,xiao丫头的两腮都被毛巾塞得鼓了起来。

  「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嘿嘿。」

  毛巾团太大了,还有很多露在外边,他伸出指头,沿着女孩的嘴角,把露在外面的毛巾,一处一处的往里顶进,只到一点不剩的全部塞到女孩的口腔中后,他才收了手。

  女孩的嘴巴被撑到极限,漂亮的xiao脸蛋都有点变了型,看着有点滑稽的感觉。

  抱着女孩站起身,他四下看了看,厨房角落里一个挂着腊肉、咸鱼的铁钩吸引了他的目光,使他忍不住又「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个铁钩是他帮人杀猪时挂肉用的工具,好长时间没用了,平时就放在这个饭店的角落里,没想到被姐姐拿来挂鱼挂肉了。

  「该让你也起点作用了。」

  他的心头一乐,把怀中抱着的捆绑女孩先放到竹床上,走过去取下铁钩,把腊肉、咸鱼先扔到案板上,提着铁钩笑眯眯的过来了。

  将铁钩一头的钩,勾住女孩背后连接手脚的那根绳子,向上一提,xiao丫头肉粽子似的xiao身子,晃荡一下就被他拎了起来。

  「往哪里挂呢?」

  上下左右的看了看,房梁太高挂不上,角落里刚才挂鱼肉的地方又太脏,找来找去没有一处理想的地方,这可怎么办呀?

  「到院子里找找,实在不行就挂树上。」

  侧身拎着驷马攒蹄的女孩来到院子里,他四下看了一看,眼光扫到篱笆墙边时,不由得「嘿嘿」的笑了起来。

  篱笆院墙边处,种植几棵葡萄树,并用木头、铁丝搭配着搭着一个葡萄架子,枝里缝间,挂满了一串串的葡萄,还没有采摘。

  墙边开辟的xiao菜园里,种植着茄子、黄瓜、苦瓜什么的适龄蔬菜,两棵大树上,拉着一条白色的尼龙绳,上面晾着几件衣服和洗净的抹布什么的,他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这不是绳子嘛,刚才还找来找去的费工夫,呵呵。」

  站到葡萄架下面,他一边偷乐着,一边将拎在手中的捆绑女孩向上一举,就挂在了中间一根横搭着的木梁上,跟着拍一拍双手,笑眯眯的绕圈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又推一推她驷马攒蹄的xiao身子,女孩就像老式座钟的钟摆似的,晃动起来。

  正是:

  驷马攒蹄背朝天,架下高挂动亦难;

  搬凳端菜满壶酒,细嚼慢咽赏婵娟。

  举杯邀月抿一口,热流下肚催虐念;

  小曲乱哼助淫兴,大鼠思洞想品餐。

  欲火焚身桌摁粽,电闪雷鸣赴巫山;

  腾云驾雾数度春,莽夫快活似神仙。

  山村的夜晚,是那样的宁静安详,四处静悄悄的,天空中繁星点点,一眨、一眨的好像xiao孩子的眼睛似的闪着亮光,已出山升至半空的月芽,透过枝叶的缝隙向四处倾泻着银白色的光,习习凉风一扫夏季的酷热,吹在身上,是那样的让人心旷神怡。

  葡萄架下摆放着两张木质桌椅,那是让游山玩水的客人,在屋中感觉沉闷时,出来就餐而准备的,虽然做工粗糙,但非常坚固耐用。

  「良宵美景,真是不错。」

  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接着,回身将晾着的衣服取下来,再解下树上的尼龙绳,团一团放到桌子上。

  从屋中端出女孩她们中午没吃完的剩菜,又拿来多半壶当地土酒坊用包谷酿造的白酒和一碗米饭放在桌上,面对着悬吊在葡萄架上的捆绑女孩坐了下来。
  倒上一杯酒,轻抿一xiao口,一股热流下肚,酒的香味立刻四散开来。
  点上一根烟卷,深吸一口,他一边往空中吐着烟圈,一边欣赏着眼前驷马倒攒蹄吊在那里的女孩,美酒加美景,使他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着舒服。
  拿筷子夹一口菜,填到嘴里,又喝了一口酒,他笑嘻嘻的观赏着眼前的景色,心中感到美妙极了。

  「今天的艳遇,肯定是烧了八辈子的香才修来的,也不知道哪个什么张半仙能不能算的出来,呵呵。」

  一想到哪个曾给自己算过姻缘的张半仙,他不由得「嘿嘿」的笑了起来,半仙留给自己的那四句关于姻缘之事的真言在脑海里立即闪现了出来。

  命中自有在水边,不惑夏午遇天仙,丝口电合助好事,壮牛雏羊配姻缘。
  「命中自有,说的是我命里应该有老婆,在水边,好像这个老xiao子算出来了,山坡后面不是有一条xiao溪流嘛,这一句算他蒙对了。」

  又抿了一xiao口酒,他自言自语的又说道:「不惑夏午遇天仙,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自己的年龄不正是不惑之年嘛;夏午,应该是夏天的午后,这句也对,女孩长的这样漂亮,就像天上的仙女下凡,这一句算的也不错。」

  「第三句是什么意思?看来,得好好想一想才知道答案的。」

  又续上一根烟卷,他一边吞云吐雾的向空中吹着烟圈,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丝口电合助好事,助好事这句明白,就是丝口电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他一边想着问题、一边走到倒吊在那里的女孩跟前,笑眯眯的拍一拍她的xiao脸蛋,捏一捏她的xiao屁股,又观察女孩身上绳子的牢固程度,然后笑着说道:「你先乖乖的吊上一会儿,等我把这一句弄明白,然后再好好的把你捆几个花样,让你尝尝当俺捆绑xiao媳妇的美妙滋味。」
  嘴中一说道绳子,他的脑海里猛地灵光一闪,丝口电合这句话仿佛一下子就有点明白过来了。

  「绳!这四个字看似难懂,其实仔细一想,绳字的左边是丝字旁,右边上口下电,组合到一起不就是一个绳字嘛,嘿嘿,她娘的,怎么简单的问题,迷惑了自己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

  他高兴得如同三岁xiao孩似的,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抚摸玩弄起肉粽子似的女孩,心情真是好极了。

  「壮牛雏羊配姻缘,这句更是容易理解了,自己这么壮实的身材,不就是像一头牛一样嘛,雏羊更好解,女孩这么幼xiao、这么鲜嫩,说她是xiao羊羔一点也不为过,配姻缘不就是当自己的老婆、让自己捆绑着玩弄嘛,这个老xiao子真不愧为别人叫他半仙,算卦时花的那十元钱,一点也不冤枉。」
  仰头喝干杯中的酒,他把烟蒂扔掉,惬意的抿一抿嘴,笑了一声又道:「看来命运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自己的婚姻是离不开绳索了,嘿嘿,良宵苦短,现在赶紧吃饭,等把肚子填饱后,好好的折腾、折腾这个送上门来的xiao丫头,让她尝一尝当自己的捆绑老婆是什么滋味。」

  说着话,他高兴的又倒了一杯酒,仰起头一饮而尽,接着,端起一碗米饭,狼吞虎咽的吃喝完毕,也不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过来就抚摸玩弄起被自己捆绑成肉粽子似的女孩来。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大树的枝叶缝隙,斑斑点点撒在驷马攒蹄吊在那里的xiao丫头身上,虽然是夜间,但明亮的月光下,看什么还是很清晰的。

  捆绑在女孩身上、刚才被自己泡湿了的绳子,早就变干收缩了,女孩的胳膊上被一圈、一圈的绳子勒出了一道、一道的深沟,就像刚出水的嫩莲藕似的,一节、一节的引人注目。

  高高提吊到脑后、握成xiao拳头的两只xiao手,因长时间的紧缚而血液不通的缘故,呈现着紫红色,和xiao手绑在一起并被细鞋带勒着趾头的漂亮的两只xiao脚丫,雪白而冰凉,摸在手里,是那样的舒服。

  女孩的xiao脚丫,可真是xiao哟,白白嫩嫩的,是那种谁见谁爱的类型。

  雪白、粉嫩的xiao脚掌,在月光下泛着滑润的光泽,xiao鸟头似的十只嫩趾头,整齐而有序的排列着,是那样的漂亮和完美。

  捆扎在一起,就像紫葡萄似的两颗大脚趾,被绷紧的鞋带拽拉得弯曲,勾挖着点入脑后的马尾辫中,趾缝细密而柔和,从它们上面散发出的谈谈的沁人心脾的特殊香味,是那样的好闻和迷人。

  「爽,真她娘的爽……」

  双手又揉、又捏的忙碌着,雪白的娇躯上上下下都被他摸了个遍,他的大手摸着摸着,就摸到女孩的双腿间。

  这里,是让每一个男人魂牵梦绕的地方,特别是这么漂亮、这么鲜嫩的xiao丫头,好像还没有被开苞吧,今日落在了他的手中,而且被自己用绳子捆绑得肉粽子似的吊在月光之下,等候着自己的这张铁犁,去开垦、去耕种,这事想着就她娘的舒服。

  用中指试着扣进女孩的桃源洞中,抽动了几下,女孩的身子好像有了知觉似的晃动了一下,堵塞着毛巾的xiao口中好像还发出了一声呜咽声,声音虽然不大,但在静静的月夜里,传到他的耳中,还是那样的清晰。

  「要醒了?」

  他急忙用手拖起女孩的下巴,凑着月光仔细一瞧,女孩的眼睛仍然紧闭着,一点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这让他放下心来。

  又抽动了两下,他抽出手指,在自己的大裤衩上抹一抹上面的粘液,然后,走到篱笆墙边的菜地里,摸了摸黄瓜和茄子,感觉到有点不太满意,想了一下后,摘了一根和自己腿间的东西一般粗细而且周身布满颗粒的苦瓜,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又过来了。

  「这会儿先让你开开洋荤,然后嘛,嘿嘿,就在这月光之下,好好的玩一次捆绑开苞游戏,一定很爽的。」

  说着话,他将手中的苦瓜,在自己的裤衩上擦抹了一番,然后,顶到女孩两腿间,旋转着摩擦了几下后,手腕稍一用力,苦瓜的一半就插进了女孩的桃源洞中。

  xiao丫头的身子猛一抖颤,堵塞的嘴巴中又是一声哀鸣,这次的声音,明显的比刚才大了很多。

  「闺女,你真醒过来了。」

  他急忙捏住女孩的尖下颏,凑到跟前盯真一看,乖乖,xiao丫头的眼睛,真的挣开了。

  「唔、呜呜……」

  女孩晃荡着扭动了几下xiao身子,从塞着毛巾的嘴巴中,发出迷人的呜咽声,听在他的耳中,是那样的让人激动不已。

  「别动、别动,听我给你说。」

  「呜呜、呜……」

  「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放下来呀?」

  女孩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呜咽了一声后,脑袋鸡啄米似的点了两下,看来,她听懂了他的话。

  「你现在是我的老婆了,我知道把你这样吊着你不好受,想让我把你放下来也可以,不过,你得乖乖的听我的话才行。」

  「唔、呜呜……」

  女孩又扭动了一下xiao身子,急忙又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嘛。」

  他「嘿嘿」的笑了一声,两手扶着女孩的肩头不让她乱动,然后,一只手托住她的xiao肚子,另一只手抓紧上面垂吊的绳索,向上一使劲,驷马攒蹄悬吊着的xiao丫头,就被他从铁钩弄了下来。

  一只手提着女孩不让她落地,另一只手拖过来另一张没放东西的xiao木桌,顺势就将肉粽子似的的xiao丫头,背朝上放到了桌子的中间。

  「闺女,不,这会儿应该是俺的媳妇了,嘿嘿。」

  过来蹲到xiao丫头的脸前,他笑着拍一拍她的xiao脸蛋,又用手将她额前弄乱了的留海往两边理一理顺,口中说道:「怎么样,给我当捆绑媳妇,感觉如何呀?」

  女孩晃一晃xiao脑袋,努着塞着毛巾的嘴巴冲着笑眯眯的他「呜呜」了两声,好像要说什么话似的。

  「想说话呀,那好,就让你说。」

  一只手托住女孩的下巴,另一只手伸过去,用指头捏住她嘴巴露出来的一个毛巾角,一边往外面拽着、一边又道:「你最好乖乖的,现在夜深人静,你就是喊叫也没有用的。」

  「嗯、嗯嗯,呸、呸呸……」

  毛巾一点、一点的被他拽了出来,女孩呜咽了两声,又「呸呸」的吐了两下后,仰着脸看了看他,xiao声说道:「可、可把我憋死了,能、能不能给我把绳子松开呀?我想、我想……」

  将手中的毛巾团一团放到桌子上,他笑眯眯的抚摸了一下她的xiao脑袋,问道:「想说什么你就说,是不是让我把绳子全部给你解开呀?」

  「不,我、我想……」

  女孩晃了一下头,好像难言似的吞吐了半天,又咽了一口唾液后,方说道:「人家、人家憋不住了想、想……」

  「呵呵呵呵,原来不是让我给你松绑,是想撒尿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他拍一拍女孩好像已涨得通红的xiao脸蛋,又笑了一声后,一边给她松解着背后的绳索,一边说道:「也该给你松一松绳子了,绑了这么长时间,再说,还要让你给我当老婆呢,要是把你捆残废啦,那可就真的不划算了。」

  说着话,先将女孩牵拉两颗大脚趾的细鞋带松开,从她手腕处的绳扣中抽出来,再把背后连接手脚的绳索解开。

  松开女孩背后的绳扣,将她提吊到脑后、已绑得变了颜色的双手,往下放一放,再重新打结固定到腰部位置,也不去拽她桃源洞中插着的那根苦瓜,他扶起女孩,横着将她搂抱起来,口中说道:「肥水不能流到外人田里,就当你给菜地浇浇水吧呵呵……」

  一边说着,他一只手从背后搂紧女孩,另一只手在下面托着她的腿,蹲到葡萄架旁的菜园边,只听得女孩低低的呻吟一声后,憋胀多时的尿液,就像水库开了闸门的洪水一样,「哗哗啦啦」的激射而出。

  因苦瓜还插在里边没有拔出,阻碍了喷薄而出的水流,所以,喷溅的尿液冲得地上是一片狼藉。

  良久良久,只听得女孩「呼……」的长出了一口粗气后,绷紧的xiao身子一软,就瘫靠在了他的身上喘息起来。

  抱着女孩上下颠了几下后他站起身来,将怀中的xiao丫头侧身放躺到桌子上,自己拉过椅子坐到她的脸前,一边用手爱怜的抚摸着女孩的脸颊,一边说道:「怎么样,绳子也给你松了,手也给你往下放了,现在感觉是不是好受一点了?」

  女孩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后,好像有点害怕似的轻声说道:「叔叔,绑得太紧了,人家的脚腕好疼哟。」

  「哦,绳子不是给你松了嘛。」

  伸手把女孩绑在一起的两只xiao脚丫拉过来,盯真看了一下,只见细绳子已把脚腕捆勒得有点肿胀,难怪她直呼疼痛。

  他赶紧把绳结解开,把绳子稍微的松了一松,接着,一边又打着结一边又说道:「这根绳子是太细了,一会儿我换粗一点的绑。」

  「叔叔,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女孩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含着一丝哀怨。

  「我还是个学生,家里也没有钱……」

  听到女孩幼稚的话语,他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这不是钱的原因,我不要钱,我要把你捆起来,绑到山里的家中当老婆。」
  听到他的话,女孩好像呆了一下,她吃力的糯动了一下仍然五花大绑着的xiao身子,吞吐了两声后才说道:「我还xiao,还在上学,还不到给人当老婆的年龄,叔叔,求求你放了我吧。」

  「嘿嘿,放了你是不可能的。」

  他伸嘴在女孩的xiao脚丫上「嗞」的亲吻了一口,又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精赤条条的光身子,口中说道:「谁让你长的这么漂亮,再说了,我到现在也还是单身。」

  他的大手从上到下的继续抚摸着女孩,这里捏捏,哪里揉揉的一边过着手瘾,一边又说道:「你反正早晚要给别人当老婆的,我虽然年龄比你大点,但我知道心疼人,除了喜欢绑女人玩,别的不良嗜好可是一点也没有的。」

  「你喜欢绑人哟。」

  女孩的脸上,好像闪过了一丝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的奇怪表情,但他只顾着过手瘾,女孩的异样表情是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叔叔,你、你绑过女人吗?」

  「呵呵,看这话问的。」

  听到女孩这么幼稚的问话,他抿嘴一笑,说道:「过去绑过成年女人,不过,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今后的捆绑老婆了。」

  「不,你现在想绑、绑我玩可、可以,只是给你当老婆不行。」

  女孩羞涩的看了看他,表情有点怪怪的。

  「嘿嘿,这么说,你和男人玩过捆绑游戏?」

  看到女孩欲言又止的媚态,他感觉自己有点兴奋起来,两腿间马上有了反应,硬梆梆的翘了起来。

  「给我说说,你都被什么男人捆绑过,难道是中午那个胎毛没退的xiao帅哥?」

  「你别问,问了我也不给你说。」

  女孩的xiao脸蛋上泛起了红晕,她伸出香舌抿一抿xiao嘴唇,又咽了一口唾液后,方慢声细语的说道:「反正、反正让我给你当老婆不行,我还要上学呢。」

  「嘿嘿,不给我当老婆现在也晚了。」

  他「吃吃」的笑了两声,用手点一点女孩两腿间插着的苦瓜,说道:「你这里,刚才插的可不是苦瓜哟,你不知道吧,刚才在你昏睡不醒的时候,我已经用我的真苦瓜,和你干了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干的事情,也就是说,你已经当过我一次老婆了,现在嘛,让你再当一次。」

  口中说着话,手却伸到女孩的两腿间,捏住露在外面的刚才已被尿液弄湿了的苦瓜根部,先旋转了一下,然后,稍稍的向外拽出少许,跟着,一下、一下的就抽插起来。

  女孩的身子猛一哆嗦,xiao口中一声轻鸣,伴随着他动作的加快,「呜呜嗯嗯」的就呻吟起来。

  正是:

  你问我答说捆绑,月光羞怯云中藏;

  人生尘间爱好异,玩绳弄索不荒唐。

  天配孽缘前世定,非谁左右乱烧香;

  莽夫掳妞为传宗,小丫受虐暗欢畅。

  五花紧缚何所惧,驷马倒攒更美爽;

  但见二度梅花开,一段好戏又登场。

  女孩呼吸急促,xiao身子一边扭动着,一边哀求道:「叔、叔叔,别弄,难受哟。」

  「嘿嘿,难受?那是没有用我真正的大苦瓜插着舒服。」

  一只手摁紧女孩乱扭动的xiao身子,抽动苦瓜的另一只手加快了抽插的频率,虽然深浅有所控制,但布满颗粒的瓜身,肯定刺激了女孩的末梢神经,她的桃源洞中开始洪水泛滥了。

  女孩「叽叽呜呜」的叫唤着,xiao脑袋左右乱摆动,xiao身子就像打摆子似的,一下、一下的颤栗起来。

  他嘻笑着、动作着,她哼叫着、颤栗着,猛男少女混合双打配合的是那样的默契,好一出新编苦瓜插穴连续剧。

  一口气抽插了一百多下,女孩两眼翻白,哼唷连天,就像一只捆在案上等候挨刀的xiao猪似的,几乎被他用可恶的苦瓜插得晕了过去,挣扎、弹动的xiao身子,要不是被他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摁在木桌上,估计早就摔到地上了。
  「真是爽哟。」

  感觉的女孩的叫声越来越大,他知道该住手了,于是,又旋转着抽动了几下后,猛地停了下来。

  女孩又是一声哀鸣,跟着,绷紧的xiao身子一软,就瘫在了木桌上,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了。

  「闺女,不,媳妇。」

  他在自己的大裤衩上抹一抹手上从女孩桃源洞中分泌出来的粘液,又伸嘴在她的女孩xiao脸蛋上「吱」的亲吻了一口,笑着说道:「乖媳妇呀,美不美、爽不爽呀?」

  「哎、哎哟……」

  女孩又「呼哧、呼哧」的喘息了两下,跟着,吃力的抬起头,用哀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语无伦次的说道:「叔、叔叔,你、你把我弄死了……」

  「呵呵呵呵……」

  他伸手把女孩抱起来,自己一扭身坐到桌沿上,面对面的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再分开两腿夹住女孩的身体,冲着面红耳赤的她笑了两声,说道:「把你弄死是不可能的,要是把你弄死了,我再到哪里去找像你这么娇嫩、这么漂亮的捆绑老婆呀,嘿嘿。」

  说着话,他的嘴巴,就像雨点似的,在女孩红润的xiao脸蛋上的,放肆的亲吻、舔动起来。

  女孩左右扭动着xiao脑袋躲避着他的侵犯,xiao口中「嗯嗯呜呜」的呻吟着,挣扎的辐度随着他的动作,逐渐的大了起来。

  「哟呵,还敢反抗呀。」

  他轻笑了一声,伸出一只手,抓紧女孩脑后的马尾辫,向下一用劲,xiao丫头的xiao脑袋就向后仰起,想在左右乱扭动就有些困难了。

  他的大嘴,吻上了女孩的樱桃xiao口,并把她的xiao舌头吸到自己嘴里,用舌尖包裹着,一下一下的吸吮着,随着力量的逐渐加大,女孩的xiao身子慢慢的就向后弯曲起来。

  香甜的品尝着散发着少女特殊芳香的xiao嫩舌,他就像是一只饥饿多时的老牛,吞咽着味道鲜美的带露嫩草,弄得怀中紧搂着的女孩好像挨刀放血后的xiao羊羔似的,呻吟不已。

  女孩身体后仰,xiao脑袋左右扭动挣扎着,被他钢钉似的连绵胡须扎得是娇喘连连,而且樱桃xiao口被他的大嘴巴严密的封堵,发出的哀鸣声也是闷声闷气的。

  随着他的进攻的逐渐深入,女孩向后弯曲着的身体失去重心,马尾辫已经快拖到地上了,但他搂着他腰身的胳膊粗壮有力,她的挣扎和扭动只能是更加刺激他的进攻欲望,他的大老鼠硬梆梆的昂着头,紧紧的顶在紧贴在自己身上女孩的肚皮,爽快的感觉令他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是时候了。」

  心中暗道了一声,他放开嘴巴,先不去管这会儿「呼哧、呼哧」喘息着的女孩的感受,就在怀中将她的身体转了一个向,胳膊紧紧的箍住女孩已有点软瘫的xiao身子,两只大手同时伸到她的两腿间。

  一只手捏着快从女孩身体里掉出来的那根苦瓜,另一只手用两根指头按住桃源洞口上方的那颗xiao豆粒,两手同时动作,只听得xiao丫头一声哀鸣,浑身上下布满颗粒的苦瓜,在女孩的两腿间又抽动起来了。

  「哎、哎哟,痒、痒哟……」

  女孩颤栗着的xiao身子扭动着向前弯曲,口中语无伦次的哼哟着优美动听的天籁之音,听在他的耳中,是那样的刺激。

  按着xiao豆粒的指头仿佛有了魔力似的,配合着上下抽动的大苦瓜,弄得女孩魂飞魄散,哼哟连天,伴随着手指和苦瓜抽插频率的加快,xiao丫头的身体,就像遭受了电击似的,一会儿绷紧、一会儿软瘫,从她洞穴中分泌出来的淫水,顺着瓜身向下溅落,弄得他的两手上都是滑腻腻的。

  「她娘的,受不了啦。」

  又快速的抽插了两下后,他「扑」的一声,将苦瓜拔了出来,带出来的淫水四下飞落,女孩「叽」的尖叫一声,吓得他赶紧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吓老子一跳……」

  女孩的声音有点大,他急忙抬头四下看了看,还好,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地方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xiao丫头的哀鸣,转眼间就消失在静静的黑夜中,除了天上的月牙刚好隐在一片云层之中外,只剩下满天的星斗,一眨、一眨的闪着微弱的光芒。

  「看来,还得把你的嘴给塞上才安全……」

  伸手拿过毛巾,他二话不说的就往「呼哧、呼哧」喘息着的女孩口中塞去。
  女孩轻微的扭动挣扎了一下,看到阻止不了他的行动,就「呜呜」了两声后,不在动弹了。

  毛巾团一下、一下的往呜咽着的女孩口腔中塞去,她的两腮都被塞得鼓起来,只到露在外面的毛巾角又被他顺着嘴角顶进去后,方停下手来。

  「该干正事了。」

  让女孩赤脚站到地上,他一只手抓住她背后的绳子,向前按压着让女孩低下头,另一只手掏出自己已坚硬如铁、一蹦一跳的大老鼠,在她两腿间上下摩擦了两下,找准位置后,腰一拱、屁股猛的向前一顶,大老鼠「噗嗤」一声,就冲进了女孩的桃源洞中。

  xiao丫头xiao脑袋向后猛的一仰,从堵塞着毛巾的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叫,刺激得他就像一只下山扑猎的猛虎似的,放劲的动弹起来。

  因用力太大、太猛,坐在屁股下的木桌,仿佛支撑不住他的重量似的,发出「吱吱哑哑」的声响,桌子腿好像还往后滑动了一下,他急忙挺身站了起来。
  他的个头,比女孩足足高有三十公分,他站起来了,女孩的双脚却离了地,虽然他用双手固定住女孩的身体,但随着他勇猛异常的冲刺动作,女孩除了闷声闷气的哀鸣外,被他控制着的xiao身子,拼命的左右挣扎着乱扭乱动,离地的双脚一伸一缩的弹动晃荡,弄得他几乎立足不稳,兴奋着进进出出的大老鼠,差一点就从女孩的桃源洞中滑了出来。

  「还挺她娘的费事呢,嘿嘿……」

  他站稳脚跟,先自嘲的笑了笑,跟着,搂紧女孩一转身,就将她软成一滩泥似的的xiao身子,摁趴到桌沿上。

  叉开腿站到女孩的身后,他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后,大屁股向前一顶,让人魂飘魄散、快活爽美的活塞运动,又开始了。

  正是:

  重赴巫山又一遭,云收雨散公粮交;

  抗妞进屋床头放,盘膝安坐翻皮包。

  查验证件知名姓,初中身份班领导;

  就读校园在市区,桃花湖畔名声高。

  窥观日记知隐私,原来女孩是同道;

  心头窃喜遇知音,今夜无眠乐逍遥。

  后事如何,下回续说。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